分卷阅读33

小说:睡服(H) 作者:剪我玫瑰

    母正在切水果,等着和虞父一起看电视吃。

    虞母眼瞧着詹菲来了,让她先到客厅坐坐。

    虞音不愿掺和到詹菲和自己家解约的事情里,坐了一会便上楼了。

    詹菲近来心情不错,陆振南已经委托律所起草离婚协议了,很快她就能给肚子里的小孩一个名分了。

    现在她来是为了商量和虞家工厂解约的事情。

    虞母因为消费者已经认准鲍鱼罐头的样式,怕销量下跌,自然不肯。

    詹菲说几年前她没长开,又加上现在潮流变化得快。

    现在哪有人穿着吊带,颈上几大串花花绿绿的项链巨low的模样拍照片?

    虞母让步,“菲菲,不然我们重拍?”

    詹菲不肯,她和陆振南结婚后就是教授夫人了。

    不愿意自己的样子被印在罐头上。

    虞母正要开口,詹菲就发话了,撤下来吧虞姐,违约金多少赔你就是了,反正我家老陆有的是钱。

    合同上确有这条。

    虞母想来是现在劝不动詹菲了,她再想想别的法子,也就把话题扯到别处去了。

    陆行杨来时,接到电话正瘫在床上的虞音蹦蹦跳跳就下楼了。

    虞音不愿陆行杨见到还在家里詹菲,所以和他并肩压马路,说她要吃烧烤。

    “不喂饱你了?”陆行杨搂着虞音的腰,手掌往下滑。

    虞音笑眯眯地搂住他的脖子,“我好饿,吃饱再说。”

    陆行杨的鼻尖趁着虞音,两人靠的极近,色气满满的语调,“为什么不叫我哥哥?我喜欢你叫我哥哥。”

    ~

    耶嘿!

    下章开车!

    30引狼入径(hhhhh)

    **

    虞音小陆行杨两岁,软软的撒娇叫他一声哥哥没什么。

    但是虞音没叫,眼睛似过水一般亮亮地回望他。

    陆行杨心里一动,怎么都看不够虞音的眼,虞音的眉,虞音的一切。

    于是,默默地牵紧她的手。

    走出小区,盛夏的夜随即被一分为二。

    一半的夜热闹喧嚣,夜宵摊的热气甚嚣尘上,烟气照亮夜空。

    一半的夜宁静安详,踩到散落的落叶发出声响,仿佛能吵醒睡梦的人。

    这个季节的烤生蚝虽个头小,洒上蒜蓉辣椒萝卜干却更能入味,在炭火上烤得滋啦滋啦油星四溅。

    烧烤摊的老板认识虞音,见她点了两打生蚝又挑拣了几串韭菜和杂七杂八的东西。

    老板不免在上菜的时候多看了几眼陆行杨。

    陆行杨对上老板流连在他胯间的眼神,一脸‘欲言又止’的神情,被他很是不爽地瞪了回去。

    陆行杨的余光只瞧见虞音在那里吃吃的笑。

    正偷笑的虞音看见一脸‘是不是欠干?’的陆行杨立刻噤声,小小声地和他解释,“我饿。”

    言外之意是,她是饿了才点这些菜的。

    拉环一拉,冰镇的啤酒孔冒出丰沛雪白的泡沫。

    陆行杨呷了一口,看坐在对面的虞音一口一口地吃掉签子上的空心菜,小嘴上蒙着一层油光。

    看起来很是可口的小妖精。

    陆行杨握着啤酒罐,开始调戏虞音,“这么饿?上面饿还是下面饿?”

    虞音正夹着茄子吃,抬眼就是陆行杨弯着嘴角,有点痞地看着她,全身一软,放低了声音跟他撒娇,“哥哥,都饿~”

    陆行杨被虞音眼角透露出来的妩媚弄得心猿意马,恨不得当下就把她‘就地正法’。

    岂料虞音又投入地吃得正欢。

    抿着唇瓣上的油光,虞音问陆行杨,“你妈妈要走了?”

    得到陆行杨肯定的答复后,虞音不免担忧,“那你爸爸和詹菲会住在你那吗?”

    虞音想起今早祝欣欣突然就进门来了的状况,害怕有一天他爸爸也会突然出现。

    “不会。”陆行杨正想去揉虞音的发,笑着让她别瞎想了,又突然觉得不对劲起来,望着虞音,“你为什么不吃醋?”

    虞音啊了一声,问他,“早上的事?”

    陆行杨托腮点头,不悦的模样。

    虞音拨弄壳里的生蚝,怀疑上心头,盯着陆行杨,“你和祝欣欣有过什么吗?”

    “没有。”

    虞音心头一松,把生蚝吃下肚,“这就对了。没有,我吃什么醋?”

    陆行杨依旧托着腮,下了结论,“你不在乎我。”

    这人。

    非逼着她吃醋。

    虞音望着陆行杨有些想笑,“即使没有什么的话,我也要吃醋吗?”

    陆行杨恬不知耻地嗯了一声,“可以吃一点。”

    虞音难得见他不讲道理的一面,连连点头,“好的~以后谁要是跟哥哥你拉拉扯扯,还对你一哭二闹的,我就扑上去撒泼打滚扯她头发!”

    这番话听得陆行杨心满意足,即使没说话,笑得春风得意。

    买单的时候,老板扇着炭火,找钱的时候要把韭菜的六块钱免了。

    还说,要不是利薄,真想把生蚝也一连免单。

    陆行杨绷着脸执意要还,虞音刚想开口说谢谢老板的时候,就被陆行杨睨了一眼。

    啧啧啧。

    真是小心眼。

    虞音还是笑盈盈地拦下那六块钱,“老板,那是我要吃。就别打趣我男朋友了哈哈哈。”

    两人散步回家,虞音拍着兜里失而复得的六块钱,安慰陆行杨,“小哥哥,不要放心上嘛~”

    陆行杨冷哼一声,凉凉地开口,“我身体好得很,用不着壮阳补肾。”又瞟了虞音一眼,“你说是不是?”

    虞音已经听出话外音——要是你敢说不是,今晚就会被我收拾得很惨!

    虞音自然是嘤嘤嘤屈服在陆行杨的淫威之下,忙而不迭地狗腿讨好,“是是是~哥哥超棒超厉害的~”巴拉巴拉。

    综上所述。

    男性的自尊有时候真是脆弱捏╮(╯▽╰)╭

    **

    摸黑的楼梯,虞音嘘了一声,和陆行杨小心翼翼地上楼。

    关上房门,虞音打开了房间灯,对着陆行杨的胸膛画圈圈,“我爸妈在家。”

    陆行杨揉了一把虞音的屁股,指尖在她精致锁骨上来回,“你爸妈在家,还把我带上来?

    ”

    虞音含着陆行杨的薄唇,话语含糊不清,笑声如银铃一般,“我这是引狼入室了吗?”

    陆行杨空着的手去解虞音的bra,冲着两团莹白的娇乳揉了两把,喘着气去脱自己的上衣,随即一压把虞音压在了墙上,“你这是引狼入径……入你又窄又湿的小径……”

    这时候还有心情玩文字游戏。

    虞音轻呸了一口,软软的红唇贴在他的肩膀上,湿吻。

    陆行杨还推高她的裙子,长指拨开她的内裤,长驱直入,笑得很是邪气,“让哥哥摸摸,蜘蛛网长哪了?”

    虞音挣扎不得,又被陆行杨摸得都湿透了。

    虞音巴不得他再深一点,于是一边挠着他的肩膀一边摇着小屁股,淫荡地求他,“哥哥~再里面一点,可能在里面呢~”

    湿滑的阴道里,蠕动收缩地夹着陆行杨的手指,随着他的抽插发出噗呲噗呲的声响。

    虞音咬着唇瓣忍耐,被陆行杨掰开她的大腿,她知道自己湿得不成样子,逸出些许呻吟,“嗯……深点……再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百合小说种草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h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