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晋升中将

小说:血战旗 作者:水鬼游魂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第六章    晋升中将

    “副总司令好——”曾一阳站在彭总面前,标准的军礼,加上不苟言笑的面部表情,看上去就像是士兵在给首长敬礼。

    彭总虎目一睁,笑骂道:“曾一阳,你小子是骨头痒了,是要老哥哥给你松松筋骨还是咋的?”

    “呵呵,哪敢呢?”曾一阳笑嘻嘻的回答道,但是眼神就没有离开过彭总肩章上闪亮的三颗星星。

    “怎么嫌官小了?告诉你,不让你当中将,那是党爱护你,是保护你懂吗?哪有二十岁的中将?”彭总好心的说道。

    “对对,是保护……”

    和朱老总一样,彭总作为八路军总指挥,红军的副总司令,在整编时,被国民政府授予了二级上将军衔。虽然红军不在乎这些,但是真要上前线了,配合的都是国民党的军队,军衔上吃亏,说不定见友军一个师长都要敬礼,这让曾一阳有些小感慨。

    随着卢沟桥事变的扩大,西北各军都是整装待发,虽然都希望能够代表红军,开赴前线和日军打一场,但都是需要军委命令的。各个军师长都是焦虑的等着军委的消息。

    四十军也不例外,曾一阳可是带着整个四十军上下,三万将士出征华北,杀鬼子的殷切希望而来的。

    “彭总,透露个消息吧你说这次我们都穿着国民党给的将官服,这是演的拿出啊”曾一阳对军委下达通知,让他们都穿上国民党的军官服,说是要接待国民党重要人员。

    “我哪儿知道……”彭总一凑近曾一阳,顿时一股子酸臭味扑鼻而来,皱眉道:“你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国民党的军服真让你这么舍不得,连睡觉都穿着。”

    时值盛夏,军装要是两三天不洗,就会发臭,而且曾一阳的军装皱不拉几的,看上去就像在野地里滚了几圈回来似的。

    “还不是周炎,我本来把国民党军装都送给他穿了,可惜这家伙衣服多了,人就懒,这身衣服前些天穿了,没洗,我还是从他床底下找出来的呢?”曾一阳伸长这脖子,试着闻了闻,好在已经穿了几个小时了,闻不出特别的味道。

    “不是还有一身吗?”彭总狐疑道。

    “在周炎身上,还不如这身呢?”曾一阳诉苦道,从河套赶到西安,又没有飞机,铁路都没有,只能是骑马,大热天的盯着个太阳在黄土高原上赶路也真够受的。几天下来,就跟咸菜缸里捞出来似的。

    “去我哪儿,我还有一身,没穿过,便宜你了。”为了红军形象,彭总也不能让曾一阳穿着这身酸咸菜去见何应钦吧

    不过,彭总显然没准备放过曾一阳,在他耳边敲边风道:“看来是该给你娶个老婆了,身边没个女人,看你过的什么日子?连件干净衣服都没有。周炎哪小子不错,可是一个大大咧咧的性格,给你当警卫绰绰有余,但是照顾你的生活,根本就是添乱。要不要让你嫂子给你张罗一个?”

    一听这些,曾一阳有些汗颜,不过历数身边,发现自己真的没有什么女人缘。

    彭老总的婚姻是很不幸的,早年的妻子,因为多年无音讯,以为彭老总战死沙场,已经改嫁。这也是36年红军改编,后彭老总才得到的消息。

    这两年,西北政局比较稳定,所以彭老总在组织的安排下,结婚了。新婚妻子是北师大的名媛,堪比宋氏三姐妹的北师大浦氏三姐妹中的小妹,初尝新婚滋味的彭老总开始心情舒畅起来。

    有心给曾一阳做媒婆的人,在红军高级干部中绝对不少,彭老总也算是其中一个。

    可曾一阳不这么想,自己的婚姻自己做主。

    “老总,你就放心吧我还是大好青年,不愁娶不上媳妇。”曾一阳这话当然不是胡乱说的。

    “好小子,心里有人了不是?说说,是哪个部门的,你抹不开嘴,张不了口,我去说……”彭总今天的样子有些热心过头,曾一阳看不懂,本来不苟言笑的彭总,这么会对他的婚姻大事感兴趣?

    “彭总,不是要开会去吗?等开完会再说吧”曾一阳敷衍的转移话题。

    “对,开完会再说?到时候一边下棋一边谈,晚饭就在我哪里吃。”彭总一说下棋,顿时有些眉飞色舞。

    在红军中,朱老总等人都是专业级的,彭总跟他们下棋,时不时的要悔棋,还不是人家的对手。这不终于找到了对手,曾一阳,只要逮住机会,就会和曾一阳来几盘。让曾一阳苦不堪言,因为彭老总对阵他,也不见得稳赢,两人水平相当,但是彭老总总悔棋的毛病,让曾一阳的盘面顿时输多赢少。

    曾一阳看出了彭老总肯定有事,心说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一定是四十军好东西被彭老总看上了。

    第八路军,也就是新换番号的十八路军,去山西已经通过了军委的表决。彭老总出征在即,人员,装备都是有些紧缺。

    “您有话就说吧”曾一阳真不想在他婚姻的事情绕弯子,因为他自己都不愁。

    彭老总临了却退了,连连说晚上吃饭的时候再说。

    这让曾一阳有些看不明白,不过他也不相信,彭老总会给他当介绍人?

    而且,曾一阳确实并不担心自己的个人问题,用他心里闷烧的豪言壮语来表述,只要他登高一喊,他曾一阳想女人了,要娶老婆,哭着喊着要给他当老婆的女人,即便没有十万,也不会少于八万。

    不过曾一阳对这些真的敬而远之。

    有心跟曾一阳的嘛曾一阳看不上,曾一阳看的上的吧又不在身边,这不,这事连曾一阳都觉得很有可能会拖成老大难。心里活动着,是不是把李湘敏调过来。每次李湘敏跟着瞿秋白学了几个月,顿时让曾一阳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曾一阳去年回国后,李湘敏在瞿秋白的天天教导下,已经会说俄语了。这让他惊的差点说不出话来。

    瞿秋白这几年都是在养病,工作上组织也没有多安排,他也乐得去援救理论知识,这不李湘敏成了他唯一的学生,兼女儿。

    有一个学贯中西的学者督导,李湘敏想不学点让人眼前一亮的都难。

    不过,曾一阳觉得自己要抓紧了。

    因为抗日战争已经开始了,八年抗战,如果中国军队全力抵御的话,根本就不用拖入日本无条件投降。即便早几年,曾一阳只要不在战争年代结婚,就要到三十了。

    组织也四十军内部岁数大一点的高级干部,都有过考虑。刘先河已经三十好几了,当然是被重点考虑的对象,前些时候,组织就给刘先河联系了一个。小姑娘长的听清秀的,

    西北军政大学的学生,才十九岁,长得那个水灵,老家是山西米脂的。都说米脂出美女,中国的四大美女之一的貂蝉,据说就是米脂人。

    刘先河开始的时候有些紧张,这让曾一阳很不看好刘先河第一次的相亲经历,为了或许刘先河在这方面的不足。曾一阳在刘先河不知情的情况下,偷偷的躲到了刘先河相亲房间的隔壁。

    用一个简易扩音器,弄了个丝线,加上连个连声的金属小罐子,通到了隔壁。

    原先,就曾一阳准备听,可没想到,来的人还真不少,吴高群和陈树湘两个旅长,来军部开会,陈光等人也赶来凑热闹。

    一时间,刘先河不知道,他的第一次相亲变成了在四十军军部的扩大会议。

    团长来了一小半,旅长都在,加上曾一阳这个军长坐镇,成了一个完全公开的现场听见会。

    “来了,来了。”王立发在外面望风,发现有一个女同志穿着军装,在一位大姐的陪同下,向军部走来。

    老实人曾春鉴支吾着说道:“我们这样不太好吧”

    “什么不好,你结婚了吗?”好逗乐子的刘三民不乐意了,当兵本来就没什么娱乐活动,军营里都是男人,难得有机会开军政治部主任刘先河的玩笑,怎么能错过。

    再说了,有曾一阳在,其他几个人更是在一起起哄。

    “没有……”

    曾一阳不仅感慨,这个曾春鉴真的是太老实了,都不知道说他什么好了。

    “那不结了,我们这是学习先进经验,为将来拿下山头做准备。”刘三民说教道,脸上早就一副猴急的模样,心说刘大主任,你咋还不来呢?

    刘先河见军会议室边上的作战室门口紧闭着,也不在意,直接进了会议室。

    本来曾一阳就是呆不住的人,以前作战,也都要看一下战场,实地走走。现在部队在河套驻扎,下部队也是常有的事。加上陈光这一点上,跟曾一阳很像,两人经常不在军里。反而偌大一个四十军军部,当家的成了刘先河一个人。

    没有战事的时候,政治工作就变成了重头戏。战士的思想要跟上来,战士的文化要抓紧。只有有文化,识字的战士越多,一支部队接受新装备,更新换代的时间就越短。

    刘先河进了会议室,就发现一个女孩正仰着头,看着四十军在会议室的布告栏上的工作计划图,还有具体负责人。这些都是曾一阳让人搞的,本来很多人就举得没必要,也不大愿意,但曾一阳发话了,只好跟着做。

    开始几天,所有人都觉得别扭,可还别说,半个月下来,所有人都发现工作的效率提高了。但是工作的时间都是那么点,也没有延长,刘先河也感慨,增一样的与众不同。

    被扔在冷清的会议室内,王岚有些心慌。只好静下心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就看到了四十军的工作计划责任表。一看之下,顿时大为惊讶,虽然任课表一样的表格初看之下没有新意,但是细细一品,就觉得其中蕴含了很不一样的管理理念。不过王岚说不上来,她是组织安排过来见一位首长的,具体什么事,她也知道,就是相亲。

    听见背后的咳嗽声,王岚回身一看,一个看上去有些书生气的军人正站在门口。

    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展现在刘先河的面前,肤如玉,人如月,心中顿时有些发懵,想好的台词都忘了个干净。

    “你觉得我这人咋样?”刘先河憋了变天,才想出这么一句话。话一说出口,就有些后悔,这不是猴急吗?自己可是经历过高等教育,被党教育了多年的老同志了,这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女孩闻言一愣,害羞的地下了头,脸红得像苹果熟透的苹果一样。

    “挺好的……”

    “好在哪里?”刘先河真想给自己搧一个大嘴巴,瞧瞧自己说的是什么玩意。

    刘先河连忙着急解释道:“我这是……头一次……,所以才……”

    这时候,女孩才听明白了,刘先河是太激动了,所以有些语无伦次。安慰道:“贺大姐都跟我说过,我……”

    刘先河正听得心花怒放的时候,突然隔壁房间内,发出震天笑声。刘三民都快笑趴下了,一手扶着墙,一手还拍打着墙壁,口中还念叨着:“好在哪里?哈哈哈……”

    刘先河的脸当时就拉下来了,急忙出门,见隔壁的房门紧闭,一脚就踹开,见这么多人,顿时懵了。

    墙壁上的水渍,笑的东倒西歪的战友,再看曾一阳,正信誓旦旦的站在地图前,装出一副不敢自己的样子说道:“哦,刘主任来了,我们先开会。”

    突然,由铁皮做成的大喇叭里,传出王岚着急的喊声:“首长,首长——”

    刘先河顿时全明白了,脸都绿了。

    “曾一阳——”刘先河咬牙切齿的说道,他简直气疯了,好不容易见到一个一见钟情的女子,看样子要被曾一阳这伙人给搅黄了。

    刘先河哪里不怨,怎么会不恨。

    “首长——”王岚出现在门口,见到这么多人在,也有些为难。因为这是四十军军部,看这么大的一个房间的布置,像是作战室,一般都会在这里商量的是重要机密,她知道这是犯错误。

    担心的看了一眼气急败坏的刘先河,才叫了怎么一声。

    要说曾一阳的反应,绝对是最快的。第一时间走到了门口,将王岚迎进了门中,便自我介绍道:“曾一阳见过嫂子,我们正在开会,刚刚开好,你们接着谈,我就不打扰了。”

    说完,转身就出门了。

    刘先河在意的是,曾一阳竟然还跟王岚握了下手,这下子让他气坏了。王岚的手,连他都没有摸过,就让曾一阳占去了便宜。都说恋爱中的人是失去理智的,刘先河现在就像是一只斗志昂扬的公鸡,攻击性很强。

    更让他难受的是,在王岚的眼中,看到了对曾一阳的狂热崇拜,刘先河发现自己的天都要塌了,心里恨不得一把掐死曾一阳才解气。

    让刘先河郁闷的是,他的爱情是从他吃醋开始的,这让已经站在高位的刘先河怎么也承受不住这样的屈辱,人总是怎么矛盾,在矛盾中生活,在矛盾中成长。

    其他人等见状,有样学样的跟王岚握手、告别,让王岚有些傻眼了。

    一晃眼的功夫,整个作战厅内,顿时就留下了刘先河和王岚。这事,刘先河一直都没忘,以至于,一说到这事,刘先河的语气都酸溜溜的,让曾一阳好不头痛。

    在路上,曾一阳想到了这件有趣的事,脸上也带着笑意。

    照着蒋介石以往的脾性,这次不会就一点不插手红军的事务。

    曾一阳不相信,蒋介石会全部放手,老蒋可是一个会见缝插针的人,要是送一个军统女特务,自己要不要拒绝?

    可是军统女人本来就很神秘啊

    何应钦的脸上带着和往常一样的笑容,儒雅的表情,和脸上略带书生气的黑框眼镜,让他很有情切感。

    曾一阳是第一见到何应钦,当然不知道对方的厉害,但他也明白,高位者,都是有着各自的风格,以及吸引人的魅力。何应钦的忍耐功夫不可为不高深,绝对是个妻子给带他戴绿帽子都笑的出来的狠角色,可能他在军事方面并不显得出众。

    可这也不是他的错,作为一个将军,名将也有可能都是一辈子顶着一个名将的光环,而碌碌无为的度过一生。

    就想汉朝的飞将军李广,一辈子都没有打过大胜仗,梦想的‘兵沾匈奴血,殿前封缨侯’,到死的那天也没有实现。但不能否认的是,李广的飞将军名声,绝对是让匈奴人都要为之胆颤的盖世名将。

    “嗯,很好,很好……”何应钦笑容可掬的对周围的人点头赞道,从他的脸上,根本就看不出来,他是刚刚受了一肚子日本叛徒代表的气,临时赶来西北的。

    华北虽然已经开战,但双方的进攻的规模都不大,这有国民政府不想过早开战,一心避战的考虑,另一方面,也是日军进攻兵力不足,后续部队还在集结中的因故。

    华东已经是剑拔弩张,可双方都还没有撕破脸皮。

    南京政府还不知道的是,日本内阁已经通过提前全面侵华的议题。相对于国民政府对自身实力不足的考虑,何应钦亲自到华北,与日本外务省谈判。

    可想而知,此时的日本谈判代表是多么的蛮狠,不断一口咬定,华北的自治,还要求国民政府作出更大的让步。

    受了一肚子气的何应钦,到西北,本来就对红军没有丝毫好感,更何况是给曾一阳晋升中将授衔。

    其中最惊讶的就是曾一阳了,他没想过,自己还能够获得如此大的重视。或者说南京政府会如此重视红军出兵。虽然红军已经接受国民政府的统一指挥,但其中的关节,或许就是华北需要牵制一部分的日军,总数不能少,方便华东战场上国军更大的优势,从而逼迫日军放弃从华北,沿着平汉线,直接进攻武汉的军事行动。

    无疑,或许河北后,进攻河南,整个华北根本就无险可守。

    装备了机械兵团的日军,配备了平汉铁路后,更是如虎添翼,一旦日军的这种军事意图被实现。

    那么,南京政府将失去华中,从而西南和华东将被日军隔绝。一百多万的南京政府军,将被赶到武夷山区,这对整个中国抗战来说,也是一步死棋。到时候,失去了所有的战略空间的国民政府,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成为日本统治下的傀儡政府。

    蒋介石当然不允许这样的变数发生,这次让何应钦大张旗鼓的来西北给曾一阳晋升,更是表达了一个态度,至少在华北,华东战区的大战役结束前,他蒋某人不会对红军动坏脑经。

    有了这层保证后,红军也算是送了口气。

    “曾一阳将军,战功卓著,素有抗日名将之风,为表彰其长城抗战的果断指挥,战果颇丰,特颁发三等宝鼎勋章一枚……”何应钦从身边的侍从手上的托管中,拿起厚实的一条大绶,中间的那颗勋章显得有些突兀,和孤寂。

    曾一阳盯着勋章看了一看,觉得这时候国民党做的勋章还是很不错的,有点像是珐琅彩的样子。

    反正白送的,不要白不要,曾一阳就由着何应钦给他带上了勋章,虽然是三等,也够那些国军军官羡慕的了。

    不过,在何应钦靠近曾一阳,正在给他戴勋章的时候,曾一阳还发了一句牢骚:“都过去三四年了,今儿才被记起来,不容易啊可送给不当吃,不当穿的牌子,也没见委员长给点实惠的。”

    何应钦顿时老脸一红,好在就他凑的近一点,听清了曾一阳的话。

    其他人都是只看到曾一阳嘟嘟哝哝的,像是不太满意。反正猜什么的都有,就是没想打,曾一阳还想着顺杆子往上爬,得了勋章,还要奖金。

    曾一阳靠近何应钦最近,他能够清晰的听到对方听到了他的话后,厚重的呼吸声,但是几下之后,就变得平缓了起来。不由感叹,连何应钦都如此了得,蒋介石却能够死死的压着何应钦,其人更是不简单。

    想起,东北军还想着和蒋介石讨价还价,别说蒋介石了,去个何应钦就能将张学良摆平了。

    相比之下,张学良的前半生太顺利,一出生就是锦衣玉食,成年后,就成了奉军几十万大军,东北数省的世子,不像蒋介石、何应钦等人,早年都是苦出身,隐忍不够,而锋芒毕露。

    随后,何应钦面不改色的给曾一阳赠送了一把佩刀,事前曾一阳还挺不待见的,以为不过是一把普通的刀。

    没想到,蒋介石这次可是真的下了苦功夫,这把军刀还是从龙泉去专门打造的,老蒋就是等着这么一天,可以拉拢曾一阳的一天。不过刀是留下了,心意却早就扔到了门外。

    当着何应钦的面,曾一阳接受了军委的任命,命令四十军在7月30日之前集结完毕,开赴华北战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百合小说种草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h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