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德国之旅

小说:血战旗 作者:水鬼游魂

我要书林吧小说,点击进入

    “斯大林同志,我要走了。”站在斯大林宽阔的办公室里,曾一阳内心也有些忐忑不安。

    斯大林古铜色的脸上古井无波,但眼中射出的精光,却让曾一阳有种芒刺在背的感觉。作为伏龙芝军事学院中的佼佼者,曾一阳是很被斯大林看重的,正如他认为的,曾一阳是天才,他更是天才,天才应该是为更伟大的天才服务的,而不是走进庸才之列。

    见斯大林不说话,曾一阳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说:“我曾经在中国认识的朋友,约瑟夫·冯·舍费尔中校邀请我去德国,作为军官团的一员,他并将这件事告知了他最尊敬的军官团元老,兴登堡总统,并有幸到第三步兵团接受交流。”

    没办法,他只好搬出另外一尊大神来给自己挡驾。即便这尊大神还不知道,世界上有曾一阳这个人。

    “嗯——”斯大林不置可否的点点头,但是他也好奇,曾一阳什么时候认识德国将军了。

    “约瑟夫·冯·舍费尔,好像是德国参谋本部的,这个人在远东是在一战前,战后不久就回去了。难道你是在四五岁的时候就认识他了吗?”斯大林平缓的说着,就像是说一个小故事一样。

    曾一阳内心波澜突起,斯大林的野心真不小,连德国参谋本部的一个校官,他都会知道,可见他派出苏联的特工组织有多强大。

    “是的,斯大林同志。我认识约瑟夫·冯·舍费尔将军是我五岁的时候,很偶然的机会,让我们在北京街头相识,并在近十年中一直有书信来往。”曾一样决定不隐瞒,只要斯大林想知道,他就竹筒倒豆子,一口气都说出来。

    斯大林失神了一会儿,想到,一个五岁的男孩,和一个德**官在北京认识,还经历了这么久的书信往来。他想不明白,其中的关键。只好装作不经意的问:“什么地方能让你们两个在不同世界的人认识,并成为朋友?”

    “妓院。”曾一阳惜字如金的说。

    即便斯大林再能装,现在也装不下去了。一口烟闷在胸口的难受劲,让他顾不上心爱的烟斗,随手一扔,捂着胸口就是一阵猛烈的咳嗽。曾一阳尴尬的站在原地,是上去帮忙给他拍拍背不是,不帮又不是。

    在曾一阳的记忆里,斯大林有点像曹操,见不得有人靠近他,深怕被害了。这有列宁遇刺,导致早逝的原因;还有就是他一生杀人无数,仇人遍布全国,真要有人想刺杀他也不意外。

    斯大林很满意曾一阳的谨慎,他不会给人破例,即便是自己欣赏的人才也不意外。但他还是责怪的说:“看我这么难受,为什么不过来帮帮我,是不是以为我是不近人情的老顽固,让你有顾虑?”

    曾一阳在心中暗暗说道:“你要是近人情?阎王都比你显得仁慈,至少他不会向自己人动手。”

    这话想想可以,但脸上可不能流露出来,增一阳羞涩的说:“是领袖您实在是太有威严了,让我不得不有种要膜拜的感觉,哪里敢上前。”说完一低头,像是认错一般,其实是被自己的话给恶心到了。

    胸口火辣辣的痛,斯大林一点也不为意,好话谁都喜欢听,他也不例外。而且现在党内,人人自危,哪里敢在他面前拍马屁,只有曾一阳才会在和他见面的时候说上几句,让他有种久逢甘露般的舒坦。对于让他在刚才还难受的死去活来的始作俑者,斯大林大度的笑笑,就算把这件事情揭过去了。

    “真不明白你的童年时怎么过的?连伟大的文学家马克西姆·高尔基的童年,在你的面前也会黯然失色。但我听说你在童年就被冠以神童称谓,怎么会去那些污垢之地。”斯大林好奇的说,心情大好的斯大林甚至想和曾一阳开起了玩笑。

    “事情是这样的,约瑟夫的父亲没错做到一个父亲的责任,在他成年的时候,没有补足成年礼,所以他决定由自己来完成这一使命。很可惜,德国的陆军军官对北京的城区很不熟悉,而当时,我由很凑巧的想去那条著名的花街看看,于是在前门外我们相识了,然后就有了一次扫兴的经历。”曾一阳躲闪的语言,并没能让斯大林满意。

    “我知道,腐朽的英国贵族会让在儿子成年之前,由父辈带着去**,为的是让他们了解性的奥秘。但从来没有听说过德国贵族也有这样的传统?”斯大林笑着说道,显然他是把曾一阳的话当故事听了,既然是故事,当然他对结局不是太满意。

    “也许,他是一个使馆武官,和英国人打交道多了,才会产生如此离谱的想法。”

    “哈哈哈——”斯大林爽朗的大笑。

    “好了,伏龙芝学院优秀毕业生曾一阳同志,我批准了你去德国。另外再资助你一笔钱,但愿你的旅途能愉快。”

    曾一阳闻之大喜,他还真怕,毕业后被斯大林留在苏联共产国际,当一个军事观察员,那么他的将军梦将彻底的成为泡影。

    ‘啪——’军靴相扣的响声,干脆而又响亮。曾一阳郑重的给斯大林敬了个军礼,让他无比诧异的是,斯大林也站了起来,回敬了他一个军礼。

    不等他反应过来,斯大林意味深长的对曾一阳笑着说道:“给你一个忠告,不要回到学院去了,有一个绝对难缠的家伙等着你。”

    曾一阳诧异的说:“我不记得得罪过谁?”

    “你的毕业论文中,新军事变革的机械化陆军理论,将骑兵写的连后勤部队都不如。不但得罪了他,而且连带着把他麾下的一百五十万骑兵也连带着得罪了。你说,他要不要找你理论、理论?”说完,斯大林满意的大笑,按响了他桌子上的警铃。

    他的警卫随后就进门,意思就是和曾一阳的谈话已经结束。

    “骑兵元帅——布琼尼?完了,这个家伙可是和他的哥萨克骑兵一样,是个火爆脾气,没想到终日小心谨慎,却来了天降横祸。”曾一阳不禁哀叹。

    然后,他用祈求的眼神盯着斯大林看,但后者明显不为所动。装出无奈的样子说:“抱歉,我的小朋友,首先我是苏共的总书记。能抽出时间和你见面已经很不容易了,现在我要工作了。”

    曾一阳顿时气结,要是自己的毕业论文你不拿给布琼尼看,远在乌克兰的布琼尼会赶回来找自己的麻烦?他心中失落的有种被暗算的感觉,而且暗算他的还是个大人物。貌似这种情况下,他应该自豪,至少有种被重视的荣耀,可他心中只是惶恐。

    他明白斯大林的深意,很明显这位总书记是想搞军事现代化了,但国家并没有达到搞现代化的工业条件。所以,对于某些臃肿的军队,势必会削减一些物资,来满足资源的调集,从而小部分的先装备一个军,哪怕是一个师的机械部队也好。

    作为信息的接收者,布琼尼元帅当然明白了斯大林的意思。所以他才会不远万里,来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军事学院毕业生理论,必须能让自己的骑兵部队在不减少供给,得到保存。

    在陆军中,有一些兵种会有着很强的传统观念,其中历史最悠久,观念最强的,就是骑兵。布琼尼不明白,如果他不是骑兵元帅,那么他还能算是一个军人吗?

    此刻,他正肝火旺盛的在伏龙芝军事学院的校长室,拍着桌子,训斥着职务比他低的多的校长——埃德曼将军。在曾一阳没出现之前,他是最好的替代品,至少曾一阳在名义上是他的学生。

    被斯大林小小的阴了一把的曾一阳,在离开克里姆林宫时候,还真收到了一个钱袋还有一张去列宁格勒的火车票,然后再从哪里登上至汉堡的轮船。

    在船上,曾一阳翻出了钱袋,出乎他意料的时候,里面竟然不是卢布,而是世界通用货币——英镑。

    要是卢布的话,出了苏联就成了废纸。受到英法经济封锁的苏联,卢布在西欧哪里会有流通的市场。

    在汉堡的客轮码头上,一个中年军官穿着整齐的站在码头上。优雅的贵族气息,即便是军装也掩盖不住他的身份。

    此刻,他正盯着进出港口的客轮,等待着从列宁格勒而来的喀山号客轮。

    汉堡的冬天,港口的气温很低,但他一直用挺拔的身姿,告诉着周围的人,他是一个军人,帝**官。即便他冻的脸色有些发青,嘴唇发紫,但军人的荣誉他还没有丢弃。

    “该死,怎么还没来。”再有教养的人,在刺骨的寒风中呆了半天,也会有怨言的。只不过他说的很小声。他相信即便是离他最近的人,也听不清楚他在说些什么。

    有时候,他也会感叹上天的奇妙。在十多年前,他在东方知道了帝国战败的消息,心灰意冷的走在大街上,和一个才五岁的孩子见面,并成为了朋友。他无时无刻感叹着,幸好在以后的岁月里,他能够和那个孩子联系上。正因为,那个孩子给他的很多建议,让他参谋本部,获得了好名声,而且还融入了普鲁士军官团,能够有机会,和战争艺术大师们谈论军事问题,得到他们的教导。

    想到这里,他的怨气似乎也平复了下去。

    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坐飞机还被当成玩命的运动。火车误点还是常识,何况在冬季的波罗的海航行的客轮?

    “呜——”

    在黑色的海面上,阴沉的乌云下,一艘轮船缓缓的驶向港口。远远的就能看到轮船上悬挂的旗帜,德国国旗和苏联国旗,没错,这就是喀山号,在晚了半天后,他终于出现了。

    码头上早就等的不耐烦的人群顿时动了起来,军官也带着一种心事放下的轻松,随着人群向前挤去。

    <ahref=http://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百合小说种草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h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