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见过的人和想见的人(...

小说:猫的诱惑 作者:橘文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夜色如往常一般浓重了起来,白石西端居民区里那栋有一个叫做赵尔儒的少年居住的房子里,在今晚似乎来了客人。

    因为客厅的沙发上,正坐着四个人,两男两女。

    尔儒看了看坐在对面的表姐洛水,而洛水则看看坐在身边的伯夜。伯夜则脱下了眼镜,眯起眼与正坐在尔儒身边的黑衣少女。

    而少女并没有回避他的目光,只是神情有点不知所措。

    “没想到你小子居然会这么不声不响地留女生在家里……”率先发话的洛水措辞算不上淑女,但倒是切中要点,同时锐利的目光看向了希希。

    尔儒也看了看希希,蠕动了一下嘴唇,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这丫头她是离家出走,还是……有其他什么原因?”洛水仍旧犀利。

    尔儒苦笑了一下,仍旧什么都没有回答。

    “尔儒……”性子一向不是很缓和的表姐顿时有些急躁起来,“你倒是说话……”突然身边的伯夜伸手拉住了几乎要拍案而起的她。

    “洛水,你先等等……”伯夜再度眯了眯眼,然后拿起刚才脱在一边的眼镜,掏出手帕擦了擦又重新戴上。

    “什么事?”洛水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这位……小姐……”伯夜露出那种很绅士的微笑,右手指着希希,“我们好象见过面吧?”

    随着他手指的方向,洛水带着不明所以的表情再一次仔细看了看希希的脸。

    这一次她发现了异常——希希的眼眸,显然不是因为反射了灯光才会有那种颜色的。

    “你……”洛水微微张开了口,这对于她来说已经算是难得的惊讶表情。

    而她身边的伯夜则仍旧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那种微笑,看着面前那对仿佛做错了事而显得有些惊慌的少年男女,“上次在超市……我在货架上帮了你,还记得吗?”

    希希与尔儒对望了一眼,同时苦笑着皱眉。

    而伯夜仍旧维持着先前的微笑,“你是那只黑猫……对吧?”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事实上除了洛水之外,这屋子里的另外三个人和三只猫都对这一点深信不疑。

    尽管这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

    “伯夜,你胡说什么……怎么可能……”洛水一边望着希希颜色希奇的眼眸,一边又觉得这事实在无法相信。

    尔儒再度和希希对望了一眼,随即埋下头,声音低的几乎听不见,“是真的……表姐……希希她,在白天会是黑猫的样子……”

    师长果然是师长……连这种事情都能够看穿,不愧是全学院的偶像。

    “这么看来……尔儒你是有充分的理由拒绝戏剧社社长……”伯夜微笑着看了看洛水,“看来,我们这个说客是做不成了。”

    *********

    十一月初,还不到在屋子里开暖气的时候,但屋外的秋风夹杂着的寒气还是会不时潜入屋子里,让里面的人感觉到一丝寒意。

    在夜晚的时候,连空气也已经变的寒冷了。

    茶几上的马克杯里泡了热气腾腾的红茶,热气上升到了空气里,形成了白色的烟。

    虽然一连说了两个多小时,但围坐在茶几边的四人,无论是说者或是听者,都没有喝茶润润嗓子的行动。

    一直到最后一个字吐出,尔儒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然后抓起马克杯,一口气喝下已经变温的一杯红茶。

    “原来这么曲折……”伯夜的声音就好象刚看了一部小说的那种口气。

    “亏你还能这么冷静。”洛水白了他一眼。

    “这本来就没什么大不了……”依旧轻描淡写。

    “这也叫没什么大不了?!”洛水只差没从沙发上跳起来,“这……这可是……”她激动地拼命想要表达什么,不过最终什么也没说出来。

    这的确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不过是一个女孩会随着昼夜交替变换样子罢了。

    无法想到适合的言辞来表达自己的意思,洛水只得一脸苦闷地再度靠回沙发上。

    “所以……希希不可能再去参加什么演出。”尔儒苦笑着说,这些完全是横生枝节的事,早知会如此,一开始就不该去演舞台剧什么的。

    不过就像古语说的那样,千金难买早知道。

    “的确……戏剧社需要的是黑猫……不是穿着黑衣的少女。”

    希希苦笑了一下,“抱歉……”

    “这有什么可抱歉的,又不是你的错。”洛水素来心直口快。

    这样就好了,她先前还担心……担心他们会和优檀一样看待她呢。如果是那样就麻烦了……洛水是尔儒的亲人,她怎样也无法置之不理。

    希希暗自为洛水的态度松了口气。

    不过这样看来……尔儒的家人倒都蛮奇怪的,再怎么不合常理的事都能接受的样子,而那个尚未谋面的郁金,说不定也是这样的人物……

    所以尔儒才会说用不着担心。

    “这样就没办法了……我们就回去对戏剧社的学妹说,因为种种种种不可抗力的缘故,希希不能参加演出了。”洛水一边露出有些苦恼的表情,一边站起身拿起外套,“你说学妹会不会拿着刀子在我们面前割腕自杀?”

    “没那么夸张吧?”伯夜也起身,一副优哉游哉的笑容。

    “很难说……戏剧社的道具刀子不是很多吗?怎么都割不出伤口的那种。”

    尔儒与希希一直送到了大门口,“你们两个住在这里……如果这小子有什么歪念头……”洛水指了指尔儒,“告诉我,我替你教训他。”她对希希微笑。

    “表姐……”尔儒苦笑。

    随即伯夜便拉着洛水走出了大门,“明天见,尔儒。”

    “老师……”迟疑了一下,尔儒还是看着即将离去的伯夜恳切地说,“请你保守秘密。”

    “当然……”伯夜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站在他身边的希希,笑了笑,然后随手关上了大门。

    门关上时发出了不小的声响,但与之相对,之后的沉默就给人特别寂静的感觉。

    发了一会儿愣之后,尔儒看向身边的希希,拉起她的手,回去了客厅。

    夜晚是宁静的,当恢复了两人相对时尤其感觉如此,不过不时有秋风卷夹了落叶撞击到窗户上,发出轻微的敲击声。不知怎么的,尔儒觉得就好象这声音是在预告寒冷的来临一样,今晚的一切,不过是今后事件的开始而已……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百合小说种草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h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