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反击14

小说:重生之废材崛起之路 作者:清若飞

    她将熄灭草药的茶杯端了出来,自己在沙发上坐下了,薛莲和白莺在里面说什么她一点儿都不想知道,不过她对这个所谓的催情草药倒是很感兴趣的。

    没想到银松集团居然还能弄出这种玩意儿来,真是让她打开眼界了,现在的那些香水难道是效果不好还是别的原因,让他们对这种原始的东西格外有兴趣,在这个世界上最为繁华的地方用这样的方式来应和人最原始的**。

    屋子里的惊呼声此起彼伏,罗羽倒是一点儿都不担心薛莲的,虽然白莺这些年见过的人不少,早就连成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能力了,但是薛莲的能力完全就是她不可能想象的到的。

    多年的商场历练下来她早就练就了一身的铜皮铁骨,白莺这个级别的还是影响不了她的。

    白莺在看见薛莲的时候其实是没什么反应的,她早就知道这次约她的是两个有钱女人,所以她早就给自己下了决心不管这两个人长的怎么样她都得接着,毕竟在这个关键时候她可是不想要去激怒齐天的。

    想起儿子的小脸她觉得自己什么事情都能够忍受了,所以这次她还从私下的渠道中拿到了这些据说是能够助情的草药,本来是想直接上药的,但是想着对方是女性这个看起来太粗鲁了些,用熏香的法子会浪漫的多了。

    但是她听到“袁娇娇”三个字的时候直接从沙发上掉了下来,这个名字已经很多年很多年都没有人叫过了,而且这么多年下来她的容貌其实都跟以前有些差别了,虽然没怎么大动的,但是很多细微的地方都有了改变,她相信就算是自己的妈妈站到面前来都会不敢认的。

    “你是?”

    看到眼前的这个女人她身上的裙子自己也有一条,但是那条裙子一般情况下她都是不穿的,因为这样的机会与她来说很少,她的衣柜里最多最奢华的其实就是睡衣了,各种各样价值不菲的睡衣。

    “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这就不认识我了,你不是一直都在派人打听我的消息,找我的儿子吗?”

    薛莲想到这里直接都冷笑了起来,虽然她现在已经完全可以不在乎之前发生的事了,但是实际上对于白莺想要对自己儿子做的事那是相当的介意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会想着要来见这个人的,否则对于她来说这个人早就被淹没在记忆里了,也许很多年后会偶尔想起,但是至少在这个时候她根本就不愿意想起这些的。

    只是现实根本就不容她有这样的想法,特别是当罗羽告诉了她就算是现在白莺都从来没有放弃过想要找她儿子的想法,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也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白莺很是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她想起来了眼前的这个女人是谁,可是却一点儿都不敢相信的,这么多年来她花了很多钱想要找到这个女人但是却一点儿消息都没有的。

    如今这人却活生生的站到了面前,这实在是太惊悚了,再加上她对于此根本就没有一点儿准备的。

    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该说什么了,这一切的一切段时间内给了她极大的冲击,让她多年来锻炼出来的一切在这一瞬间全都没有了。

    “你怎么会……”

    “很奇怪吗?我难道就只能成为乞丐吗?”

    薛莲在来的时候其实都已经想好了,无论如何都要从这个女人嘴里套出些东西来,至少自己要循循善诱一些,但是在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就会想起她想要抢走自己儿子的事,怎么都控制不了语气了。

    “莲姐,真的是你吗?真的吗?这么多年你去哪儿了啊,我好想你啊,我派了好多人去找你,可是都找不到,我……”

    震惊之后白莺迅速的调整好自己的情绪,这么多年也不是真的白过的。

    薛莲在听了她带着哭腔说了这么多其实还是有些心软的,可是在一想起自己的儿子这件事就没这么容易了结的,她深吸了口气,拉了个椅子过来坐下,椅子刚好将门给挡住了,她知道罗羽在门外,但是有些事她必须要亲自解决的。

    “你找我儿子干什么?”

    忽视掉她说了很多很多的自己怎么怎么思念她的话,直接将她最为关心的问题问了出来。

    “呃……”

    白莺在一瞬间说了很多,多的连她自己都已经不知道到底说了那些话了,被打断的时候她都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才能接上了。

    在薛莲毫不客气的打断她问起儿子的事情的时候她就直接脱口而出了“当然是想让他死了……”

    她突然间就愣住了,双手掩住了嘴,她都没有想到自己怎么就把这个压了十几年的想法全部脱口而出了。

    虽然确实是这么想的没有错,但是最开始的时候她也只是想要看看能够让她咬紧牙关在那样的环境下活下来,甚至还能想办法逃跑的人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其实那会儿她都没有想明白找到这个孩子后要怎么做的。

    但是后来她跟在了齐顺安的身边,齐顺安对她很好,可以说是完全满足了她这么多年来所有的meng想了,那段时间她都想好了等把孩子找到了她一定要把人接过来,她还要找到带自己逃出来的莲姐,让他们一家能团聚。

    可是后来的日子并没有像她想象的那样一直幸福下去,齐顺安根本就不是自己老爸的对手,尽管他抗争了,但是最终她还是只能跟着齐天走了,齐天并没有把她怎么样,只是凉了一段时间之后她被送到妓院。

    她本来以为她又再次回到了原来的可怕的日子里的时候,那些人却只是让她观摩那一切,甚至是还有亲自教她,她在挣扎的过程中晕倒了。

    醒来之后有人告诉她她怀孕了,她惊喜的认为也许这样就能让齐天放过她了,她是相当聪明的女孩子,从齐顺安那里她看到过他妈妈的照片,所以对齐天她也做了些事,而这些确实是保住了她的命,她想着也许这次自己肚子里的这个孩子能让自己获得自己。

    但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孩子最终困住了自己,当齐天知道这件事的时候确实是很高兴的,甚至还来看过她几次,但是一次都没有提过要接她回去的话,她话里话外的提到孩子需要父亲的时候他都会转移话题。

    她的孕期过的还算是惬意的,虽然没有自由,什么地方都不能去,但是对于她来说如今的生活已经算是好的了,她虽然能仗着自己的肚子做点儿什么,但是也不敢太过分了,齐天这个人并不好惹,虽然她因为自己的这张脸在很多事都能对自己网开一面,但是并不会真的因为这样就放纵自己,她永远都记得他带着自己去看怎么折磨那些不听话的姑娘的场面,她虽然曾经经历过这种阶段,但是她看到的和当年她被人强迫的时候做的那些事比起来简直就是大巫见小巫了。

    她还记得即便是当时自己抱着肚子哭着求饶想要离开,但是齐天也只是相当淡漠的看了她一眼,自顾自的喝茶去了。

    她被留在了那个满是玻璃的屋子里,到处都是各种不堪入目的镜头,甚至就连声音都能清晰的传入耳朵里面来。

    就连地板都是透明的,她都不知道那些日子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那样的日子实在是太可怕了,她不想再体验第二次了。

    孩子出生之后她过了一个月平静的日子,她本来以为这个孩子可爱的小脸至少能让他的爷爷对自己心存怜悯,但是在她刚满月的那天醒过来的时候就再也找不到那孩子了。

    那样的惊恐让她现在都是记忆犹新的,那实在是太可怕了,她砸了屋子里一切能砸掉的东西,最后是抓到了牛奶杯的碎玻璃满手鲜血的时候她对着屋子里不知道什么地方有的镜头放到了自己的脖子上,甚至都已经深深地划了下去,鲜血顺着脖颈流了下来,一直到她晕过去她都没有见到她想要见的人。

    想到这儿的时候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这个地方的伤痕留了很久,她还记得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里了,齐天抱着孩子给她看了看,然后告诉她想要每个月见一次孩子的话就必须听他的话。

    她的脖子很痛,但是比不上害怕,她觉得自己以前还是小看了面前的这个人,他怎么会因为自己跟齐顺安的妈妈长的相似就自以为是的认为这个男人会放过她。

    她不想答应,可是却下意识的点头了,她不知道自己如果不点头道的话这个人会对自己做出什么事来,但是此时此刻她已经不抱有任何的幻想了。

    脖颈上的疤痕印很深,她很长时间都只能穿着高领或者是带着丝巾,这些东西虽然能遮住,但是每当需要跟男人**相对的时候这个地方总是能引起疑问的,这里相当影响她的名声,所以她很是配合的去做了手术,手术的效果很好,外人根本就已经看不出来了,但是她自己总是会在午夜meng回的时候摸着自己的脖子。

    而这回她紧张起来也是下意识的摸着自己的脖子,再想起刚开始的那一段痛苦绝望的过程对于薛莲的怨恨就更深了。

    她看着眼前这个名牌加身的女人,还有她手上的那个她看上了好久的手包,喃喃自语道:“不应该的,不应该是这样的,你只是个乞丐,流浪汉,我才是公主的……”

    薛莲有点儿莫名其妙,这个样子的白莺看起来有点儿吓人,她尽管不是完全知道白莺曾经经历过什么,但是能在这样的地方混到如此地步那些东西根本就不用想象了。

    只是这个毕竟是她当年自己的选择,因为她的这个选择自己还差点儿永远的陷在了泥潭里,所以她是绝对不可能就这么算了的。

    在白莺冲上来的一瞬间她被人从椅子上大力的推到了地上,不过这屋子里铺着厚厚的地毯,她倒也没觉得痛,只是听到了惨叫声,转头的时候就看见白莺撞到了自己刚刚做的椅子上面,这会儿跪在地毯上直哼哼。

    “你没事吧?”

    罗羽上前将薛莲拉了起来,她刚刚推开门要进来的时候就看见白莺要冲过来的模样就知道她想要干什么了,对于这种女人她向来都不会低估的,她们已经失去了一切,所以对于拥有一切的女人都是充满了怨恨的。

    “没事,她想干什么?”

    薛莲虽然不是特别清楚这一切但是她也是知道罗羽是绝对不可能会害她的,再加上看到白莺现在跪倒地上的那个姿势她完全能够想象的到她刚才是想要干什么。

    虽然说她也是知道白莺不过就是个弱女子的,若是被她给控制住了,自己就算是不会受伤但是那结果也不会是美好的,至少到时候她就不能像刚才那样走出酒店了,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按照罗羽的豪气,就是现在她想要换身衣服也是相当简单的事了。

    “白小姐,我可是花了大价钱的,不是让你来揍我们的。”

    罗羽趾高气扬的说道,她本来是根本就不想插手这件事的,本来她只是想看看能想出来用草药助情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模样。

    “哼,难道你不是来看我笑话的嘛,现在你看到了,我就是个人尽可夫的妓女,那又怎么样,你不是一直想见你的儿子吗,哈哈哈,说不定他也跟我差不多啊,嗯,他现在还没有十岁吧,那就更好了,多的是人喜欢这个年龄段的小孩子啊……”

    白莺从地毯上爬了起来,她的裙子上面仅仅只是遮住了关键部分,但是偏偏有着极长的拖尾,在灯光下看起来确实是很仙的,但是这会儿却是让她在爬起来的时候不断地摔倒在地。

    但是她也是不介意的,对她来说人生中最难堪最尴尬的时候都已经过去了,现在这个根本就算不上什么,不过她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开始哈哈大笑了起来。

    “行了,别装了,你根本就没有找到我儿子,说吧,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薛莲虽然在商场上摸爬滚打了这么久,自诩自己什么都见过,但是面对这样的场面还是有些惊慌失措的,不过因为有罗羽在,她觉得自己有了主心骨了,很快就定了定神之后将情绪稳定了下来,她在乎的人都在身边,至于那些白莺以为的东西她根本就不在乎了。

    罗羽微微侧了侧头颇为吃惊的看着薛莲,她从来都没有想到过她能这么快就从之前的那些事里面爬出来,如果是自己的话估计这会儿还躲在自己的世界里痛哭失声了。

    不过她的惊讶很快就被打断了,因为白莺也愣住了,她根本就不会想到自己以为是杀手锏的东西人家根本就不在乎,可是她压根儿就不相信这一点,她以为薛莲跟她一样不过就是在假装坚强罢了,因为在她看来但凡只要牵扯上孩子的事的时候不管是多么坚强的女人都是会一败涂地的。

    “呵呵,你就装吧,尽管装吧,你难道就不担心你的儿子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百合小说种草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h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