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秘密3

小说:重生之废材崛起之路 作者:清若飞

    何泽笙在这个深秋的微凉天气里满头大汗的让儿子去门口转转,然后关紧门窗,将这些东西小心翼翼的用布包上,跟抱孩子似将东西抱进了他们父子住的那个小屋里。

    小屋在最里面,原本是店里用来值夜的和当做杂物仓库的,不大,看起来也就一室一厅的模样,当初看到这个的时候,他原本是想着简单的隔一个能放下一张床的地方来就行,但是既然有现成的那就更好了,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连床都不用买,父子两人挤挤也就睡下了,甚至还能给子鱼弄个看书的桌子出来,这一切虽然简陋了些,但是已经比他们之前在小巷子住的好多了,当然跟这以前住的就更是不能比了。

    罗羽踩着高跟鞋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很是不满意的说道“何叔,你怎么连一点儿家具都不买。”

    屋子里除了墙角的那几个纸箱子看起来是新的,就是地板是新的了,现在放着宝石和金条的那个桌子都能看到毛边,屋子里的角落里放了几个纸箱子,罗羽不用看都知道那就是他们放衣服的地方。

    何泽笙都快趴到桌子上了,他在一个一个的把罗羽倒出来的那些宝石分门别类,这些东西就是他都不免感到惊叹的,他之前的生意大多都是跟这些有关的,但是偏重于金银,这个时代大家都更加看重金银一些,宝石类的都很少见,特别是这种品质如此之高的宝石就更加少见了,所以他连头都没回,随口就回道“没事,等过些日子我们找到房子就可以搬出去了,这里就腾出来做工作室。”

    “那现在也不能这样啊。”罗羽从何泽笙的手里拿走他正对着灯光看的一颗宝石。

    何泽笙这才反应过来罗羽说的是什么,这段时间他忙着装修确实是把这事儿给忽略了,再加上他手上的钱本来就不多了,还得给子鱼攒着治病用,能有这么个地方都已经是千恩万谢了,那还有心思去弄别的了,他现在只想着尽快让这铺子开业,那样就能收回一点儿前期那巨大的投入了,要知道这已经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罗羽当然知道他的想法,可是她想的比这还远的多,至于这个铺子她倒是无所谓的,不过就是为了用来把自己的那些见不得人的洗白一下的,其实她并不知道就算那些东西拿出来也已经无人会跟她争了,那些东西的主人早早地都已经不再了,纵然是他们的后人也没有人知道家里居然还藏着这么庞大的财富。

    “还有,要开学了,子鱼打算什么时候去学校?”

    何泽笙摘下眼镜,这件事他还真的是忘了,之前子鱼的身体不好,那时候根本就不可能去学校的,就跟学校请了长假,如今这孩子的身体表面上看起来还是不错的,只是他知道这也只是暂时的,但是这话他并不打算说出来。

    罗羽看着何泽笙变幻不定的神色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何子鱼很明显的想去上学了,刚才进来的时候他红着脸问自己关于孟阳的消息时就知道了。

    罗羽斟酌了一下用词,慢慢地分析了一下一定要送何子鱼去上学的事,她也知道何泽笙的为难,最后强势拍板由自己帮他支付学费,让他爹打工还,当然语气很是轻松,何泽笙有点儿哭笑不得看着眼前这个年轻的不像话的小姑娘,他是何等样人,纵然如今算是落魄了,可是多年经商锻炼出来的眼力还是有的,这姑娘很明显就是个被娇宠着长大的,想到这里他想起来自己早年夭折的那个女儿,若是能活下来那孩子应该也有这么大了吧。

    何泽笙的眼睛红了,只不过他迅速的戴上了眼睛,他何尝不想送孩子去上学啊,可是那个学校费用不菲啊,以他目前的能力是根本就不可能再有那个实力的。

    “不,不,这怎么行……”何泽笙有些慌乱的拒绝,之前罗羽在医院垫付的钱他都没有能力还了,现在要是再接受可就是个了不得的数字了。

    “哎呀,没事儿,何叔,你说咱们这些东西够不够开业用的。”罗羽快速地转移话题。

    一提到这事儿,何泽笙就呵呵呵笑开了,“之前本来是还缺不少的,但是现在完全没问题了。”

    “呃”罗羽不解的看着她,她记得自己这一堆里面也就几样东西吧。

    何泽笙笑着解释“其实这种只需要有一两样镇场子的东西就行,我手上的那批货虽然色泽和净度都不错,但是都太小了,这个我们可以把它拆开,这个主石就是价值连城的了。”他小心翼翼的从里面拿起来一串给罗羽看。

    是一串极漂亮的红宝石,中间的主石散发着迷人的光芒,周围围了一圈小一点儿的色泽极好的红宝石,让整个坠子闪闪发亮,周围对称的镶了六颗几乎同样大小的红宝石,造型都跟主石相似,只是大小上有些区别罢了。

    罗羽这么仔细一看,也是被惊着了,她手上有着品质极高的红宝石数量不算少,所以对这些根本就没什么想法,但是如今一看,就这么一条得用多少才能做出来啊。

    而且这样的红宝石一颗就足以顶上半边天了,她在心里偷着乐,这回还真是捡到宝了啊。

    “到时候找几个手艺好的师傅来,这每一颗都是一个样品。”何泽笙乐呵呵的说道。

    “恩,这些事何叔你熟,你来安排就是了,我明天就回去了,对了,你那批货就算是店里借的,到时候按市场价付钱。”罗羽想起来何泽笙那批蓝宝石也是颇为心动,这么漂亮的东西在这个即将动起来的城市不知道会是多抢手了。

    “这,……那行,”何泽笙想了想,见罗羽的神色不愉,也就不多说了,只是点头应下,但是心里却是另外有打算的。

    “只是这样的话我们的金银这块就薄弱了些,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何泽笙自言自语。

    “没事儿,我们完全可以主打宝石和玉石。”罗羽点点了桌上那块在灯光下泛着幽幽绿光的福瓜,这是东西她都能看出来价值不菲,就更不用说何泽笙了。

    “不错不错,只是这玉石鱼龙混杂的,咱们还是小心点儿为好。”何泽笙笑着撇了一眼那个福瓜,这玩意儿可是真的价值不菲的。

    “这样吧,何叔,咱们这个店就叫玉玲珑好了,至于玉石嘛,先用这些,等以后再去收集。”罗羽点了点桌上的那几块玉石,玉石这东西嘛品质好的都是可以用来做传家宝的,价格高一些也是无可厚非的,而且自己手上的这些哪一个不是精美异常的。

    “好,明天我就去把这牌匾弄下来。”何泽笙一巴掌拍在自己的大腿上,困扰了很久的事总算是解决了,他也相信凭着自己多年来打拼下来的名声,这生意绝对是差不了的,到时候他就有钱还了。

    罗羽出门的时候看见何子鱼在边上逛着,这个未来的天才这个时候却是饱受着病痛的折磨,罗羽跟他挥手告别,她已经找人帮忙联系这方面的医生了,也不知道联系上了没有,早一天手术才能早一天安心啊。

    深秋的夜晚有些微凉,白天为了装大人,忘了带外套了,这会儿从车里下来,罗羽也不顾形象了,直接抱着胳膊就冲进屋里去了,反正这会儿家里也没人的。

    “啊!”罗羽埋着头冲进屋想去倒杯热水喝,却被厨房里的场景给吓坏了。

    “你,你,……”

    罗羽停在厨房门口看着屋子里的一片狼藉,洗手台上鲜红的血液刺激着她的双眼,她这几天是不是犯冲啊,怎么净跟血打交道了,地上的垃圾桶里已经扔了很多被血侵染了的纸巾,站在洗手台前的那人更是浑身鲜血。

    等到那人艰难的转过身,罗羽已经从楼梯间里找到了棒球棍,正要一举砸到那人的头上时,看清楚了眼前的血人居然是楚昊轩。

    “救,救我……”话未说完人就朝着罗羽倒了过来。

    罗羽在看清是他的时候就已经丢下了手里的棍子,看见他倒过来的时候往旁边一让,只听见嘭的一声响,然后就看见自己的鞋上被溅上了血点子。

    “我天,你来真的。”蹲下身仔细看了看,这人身上的血迹不像是假装的,背上的衣服都被撕开了,居然是刀印。

    罗羽赶忙起身冲到了电话面前,拨了熟悉的号码等对方一接通就大喊“何涛,快,快来我家。”

    扔下电话罗羽也没管何涛在那边被她的语气给吓得魂飞魄散,直接冲进了储藏室里,从里面找出好久不用的医药箱来,她和孟阳常常会受伤,家里各种伤药都是齐的,而且都是陈宇给搜罗来的效果最好的那些。

    楚昊轩依然还躺在厨房的地板上,罗羽搬不动他,也不敢搬,要是他的内脏也伤了的话,这一动可就是真的要了他的命了。

    先将衣服剪开,处理背上的伤口,看着那翻着皮肉的伤痕,罗羽觉得自己有些头晕,她往日里也会受伤,前段时间才经历了白汐的割腕,但是都没这个刺激。

    楚昊轩背上的伤口有很多,但是好在都不深,罗羽忍着恶心快速地处理了,止住血,然后再用剪子剪开胳膊上的衣服。

    等到全部处理完,她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已经筋疲力尽了,坐了半晌,她才发现自己连衣服都没换,这会儿整个已经被汗湿了,贴在身上一阵阵的发冷。

    摸了摸楚昊轩的光裸着的背,已经是触手冰凉了,她勉强扶着墙站起来才发现自己还穿着高跟鞋,直接一甩,光脚踩在了地上,慢慢地走到储藏室门口,将设在那里的供暖设备打开。

    等做完这一切门铃响了,何涛进门看见罗羽狼狈的模样,赶忙拉着她。

    “我没事,人在屋里。”罗羽觉得自己又冷又饿的,随手给何涛指了指厨房,锁上门。

    一听不是她,何涛长出一口气,这一路上他都不知道闯了多少红灯才过来的。

    不过看到厨房里的人的时候同样被吓了一跳,也不多问,赶紧救人。

    等到罗羽换好衣服下楼何涛的救治也结束了,他的判断也跟自己一样,都是些外伤,只不过看着吓人,没伤到脏腑。

    两个人把人抬到了一楼的空房间里,罗羽看着满地狼藉的厨房都快晕过去了,这要是不收拾明天杨奶奶来了肯定会被吓晕的,收拾的话她要被累死。

    “我给他打了一针,应该要睡到明天去了,他伤的不重,可能是脱力了……”何涛走过来,看见厨房的场景也是无语了,他以为是罗羽救人的时候太着急了,默默的上前收拾去了。

    罗羽拍了拍脑袋,她决定了趁着还有几天才开学得去拜拜佛了,遂也只能认命的将客厅的垃圾桶拿过来,把那些但凡是沾了血的全都扔了。

    这么一收拾下来就快十点了,罗羽从冰箱里拿了吃的出来,加热跟何涛分着吃了,自去休息不提。

    第二天一大早罗羽醒了,破天荒的没有去跑步,而是直接把合衣睡在沙发上的何涛拖了起来,吃了简易的早餐之后想办法把楚昊轩弄醒,她必须在十点前把人弄走,否则等杨奶奶来了就更是麻烦了。

    何涛将被强行弄醒的人扶上车,罗羽锁上门,扛着一大袋的垃圾出来,这些她打算扔到城外去。

    罗羽只顾着抱怨楚昊轩给自己带来的麻烦事,并没有看到一辆黑车从身边擦过。

    “我说,你是不是上瘾了啊,就这么跑到我家来,我家又不是医院。”罗羽摇上窗户很是生气的指责。

    “对不起……”楚昊轩全身都痛,虽然还能忍,但是大量失血带来的虚弱感还是一波一波的涌来。

    “对不起,对不起有什么用啊,你说你是闲的吧,怎么一出事儿就往我家跑啊,我家都快成你避难所了,……”罗羽近乎狂怒了,昨晚她要是没回来,这人想干什么。

    “大哥,楼上没人。”

    “花园也没人。”

    ……

    “大哥,他都伤成那样了,能去哪儿?”

    “哼,你可别小看他,当初他都能从南阳市逃走,如今咱们在南枫的人不多,那些伤看着吓人,也不过都是皮外伤罢了。”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沉声说道。

    “当初他是因为有那个老头子在,如今他可是独生一人,咱们要不要……”黑衣男人将手在脖子上比了个动作。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百合小说种草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h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