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秘密2

小说:重生之废材崛起之路 作者:清若飞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姐,你怎么来这儿了,买的什么啊?”郑幽薇提着包进来,就看见坐在窗户边上的罗羽一直看着窗外。

    “来,你帮我看着这个,我去去就来。”罗羽起身快速离开。

    “啊”

    罗羽从咖啡馆出来就看见那两人上了车,急忙上了辆出租车,跟在那辆豪车后面。

    “姑娘,你这是……”

    “那是我爸。”罗羽随口堵住了司机的嘴。

    苏楠并不想去宋家,直接在公司门口下了车,目送着那车离开,招了出租车去了别的地方,罗羽迅速地让司机跟上了出租车,可是滚滚车流,那有那么容易跟踪的,很快在一个红灯之后就跟丢了。

    罗羽只能在前方下车,有点儿闷闷地往回走,转了一圈后才勉强弄清楚自己所在的地方,只是这个时候已经很不好打车了,招了几次都被人给抢了。

    在这群彪悍的精英人群中她只能后退了,反正时间还早,这个地方还是第一次来,慢慢逛了。

    这个时间的日光是最好的,斜射在城市高高的玻璃窗上,一时流光四溢,让人禁不住的停下脚步来。

    罗羽站在人行道上望了许久,重生之后,她的生活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一帆风顺,反而是从来都没有想象过的经历莫名其妙的找到了自己,不过好在这些都还在自己控制的范围内,想起这些罗羽也是颇有些自豪,这一生她曾经发过誓绝对不能活的像上一世那样窝囊。

    这一世颇有些天高任鸟飞的意味了,罗羽抬头望着晴朗的天空,这一世她的生活目前看来也算是圆满的,父母俱在,她也没什么苛求了。

    “瑞金银行”硕大的字体在阳光下熠熠发亮。

    罗羽念叨了一下招牌上的大字,突然间心里的那些迷雾仿佛开了似的,盒子上的瑞金或许就是瑞金银行也说不定啊。

    只是这件事她并不确定,对于瑞金银行她并不熟悉,她手上的各种卡也没有这家的。

    从瑞金银行的玻璃门出来,她的心狂跳着,因为她打听到,这银行成立的时间并不长,但是他们最为人称道的就是寄存业务了,也就是租给客户保险柜,银行收取一定的佣金。

    等她终于想起来咖啡馆里还有人等着她的时候太阳都已经下山了,郑幽薇看见她的时候都快哭了。

    罗羽一路走一路说着好话,不过小丫头气鼓鼓地模样在看到白汐的时候也就没了,她认识白汐,之前还一起吃过饭的,这才几天不见白汐如今的模样让她都惊讶了半天。

    罗羽简单的解释了一番,白汐拽紧的手慢慢松开了,她本来以为自己的这段感情会被人视为不伦,但是没想到的是这两个小姑娘一点儿都不介意,甚至根本就没有把着当回事,是她们不知道这件事的意义,还是真的不在乎,但是无论如何这一点儿温情是白汐必须要抓住的。

    郑幽薇平日里在外人面前从来都是萎缩不前的,但是在熟人身边就是个话篓子,见她陪在白汐身边,罗羽自去做饭不提。

    只是她在不断的想着瑞金银行的事,自从知道了那数字和钥匙极有可能就是宋家寄存在瑞金的东西之后,她就一直想要去看看那里面到底有些什么,但是这事儿还不到告诉白汐的时候,她不确定白汐究竟有没有真的对苏楠死心,毕竟感情这种事是最捉摸不透的。

    摸了摸口袋里的小钥匙,这个钥匙自从发现的那天起白汐就交给她了,只是这个时候银行已经下班了,去了也没办法查到什么,只能按捺下好奇,还是等明天吧。

    第二天是孟瑶的第二次手术,因为前一次和李玉纠缠的事导致伤口崩裂了,养到如今才算好,这次手术已经被推迟了两次了。

    虽然只是个普通的手术,但是几个人在手术室外还是坐立不安的,陈宇还好些,还能勉强保持面上的平静,罗羽和孟阳不停的转圈。

    等到灯熄灭,人被送回了病房才能平静下来,等孟瑶醒过来的时间就好了,孟阳拉着罗羽诉苦,这段时间他可是被折腾惨了,罗羽笑着安慰他,两个人一边吃着零食一边小声的说着话,陈宇坐在孟瑶的身边眼睛都不错的盯着。

    等到孟瑶醒了,两个孩子一人看了一眼就又被轰走了,不过在走之前,罗羽确认了一下上次陈宇给的那个包里的钱确实是给她的零花钱。

    孟阳狠狠地吃了顿好的之后苦着脸回学校了,罗羽看着车走远后,自己慢慢地往回走,今天出来她特意将钥匙给带上了,但是她也不知道这个究竟是不是,毕竟银行的人也是不可能拿东西出来给她看的。

    她很干脆的回家去了,从孟瑶的衣柜里翻了件合适的衣服出来,将车库的车开出来,沿着昨天刻意记下的路往瑞金银行去。

    大堂里的客户经理在看到钥匙的时候二话不说直接将她带到了另外一个区域,接待她的是一位中年男子,在仔细验证了她的钥匙之后将她带到了一个需要重重验证的区域,这样的安保措施在罗羽是第一次见,她的心跳有点儿加快了,能放在这种地方的东西应该不是普通的东西,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想要掉头离开。

    不过那人很快就离开了留下了罗羽一个人在看不到头的两边都是柜子的走廊上。

    四周看了看,确定这会儿只有自己一个人了,她慢慢地走着,一排一排的找寻着,嘴里默念着“758、758……”。

    在一个柜子前站定,确认了两次没错就是758,但是这柜子很明显的比前面看见的大上一些,这里面会是什么呢?

    罗羽想起一个笑话,就是老头给自己的后代子孙留了很多钱,但是那都是当时才能用的纸币。

    这里面的东西不会也是那些吧,她找不到人能打听宋家的消息,所以也只能自己瞎猜,瑞金银行进入国内也不超过二十年,就算是纸币的话,现在也是勉强能用的。

    只不过刚才她听那个一身正装的中年人判断自己手上的这把钥匙最多不超过十年的。

    看来也是离自己很近的年月了,这里面的东西应该不容易出笑话的。

    罗羽深吸了口气,按捺下狂跳的心,轻轻打开柜子,听到里面的声响后手下一松,另一只手拉开柜子,却被突如其来的亮光闪了眼睛。

    柜子里整整齐齐的码着半柜子的金条啊。

    罗羽觉得自己的腿有点儿发软了,高跟鞋趔趄了一下,赶忙抓住柜子边缘,颤抖的手摸了一下那些静静地发着光的物体,那带着金属的冰凉触感传来,让她狂跳的心终是慢慢地平稳了下来。

    半晌后,她才想起来还要看看剩下的半个柜子里的是什么,金条整整齐齐的码着,与前半部分泾渭分明,罗羽随手拿起一个盒子打开来,宝石,再打开一个,还是宝石,再打开,雕琢精美的玉石,再开,……

    这样的盒子大大小小的有好几十个了,一层一层的放的很是整齐,罗羽看的是目不暇接,等到一个个的看完她发现自己完全忽视了最上面还放在一封泛黄的信。

    信封很厚,打开里面也很长,罗羽这会儿也不着急了,慢慢地看下去,信上很是吹嘘了一番宋家曾经的丰功伟绩,然后是表达了对儿子和宋家未来的担忧,也解释了一下为什么会给两个儿子不同的待遇。

    看到这些罗羽觉得宋家这位长辈还真是个明白人,他若是还活着的话,宋家应该不会是如今的模样,虽然她不真正的了解如今宋家的情况,但是她常年不间断的参加陈氏的各种会议,也在陈宇的办公室里看到不少资料,知道一些,宋家也算不上是什么底蕴深厚的家族。

    宋家的那位长辈能想到储存这么多的金条,他肯定就是知道纸币并不能保证什么,这样有眼光的人反正那个宋年肯定是比不上的,如果宋家真的如信上所说的话,也早就是绣花枕头了,只不过如今还能支撑罢了,那和苏家的婚事也不过就是想找个人来帮着填补亏空罢了,也不知道若是苏楠嫁进去之后发现这一点会是什么表情。

    而这个柜子里的这些甚至就已经超过了宋家如今全部的资产了,只是没人知道罢了,就算是在到处找白汐的那个宋年也不过是因为被逼的急了,才想起有这么回事的,如果他知道这柜子有什么,可能就不会是只催苏楠了,而是自己亲自动手了。

    苏楠虽然心狠手辣,但是毕竟经验不足,在他看来白汐不过就是个女人罢了,偏偏又碰上了罗羽这么个不按牌理出牌的人,当晚就将人带走了,而且没有去医院,这让苏楠头痛不已,她实在是想不到白汐究竟还能躲到什么地方去,她在南枫城并没有要好的朋友,也没有亲戚,甚至连医院都找不到,偌大的南枫想要找一个人出来,跟大海捞针有什么区别。

    再说了她也并不认为宋年说的那些话是真的,毕竟她一个即将要嫁入宋家的人,肯定是要保证自己的利益的,帮宋年做事,如今是能敷衍则敷衍。

    罗羽将信折好放进包里,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大一些,她特意从孟瑶的柜子里拿了个名牌包,包挺大的,只是特别难看,不过这时候她看着自己的这包笑了。

    将装宝石的盒子全部拆掉,这样装进自己的包里就一点儿也不引人注目了,玉石只拿了一小部分,这东西很怕碰撞,金条也拿了些,最近她缺钱缺的很厉害,虽然有陈宇前几天给的,但是昨天何泽笙来电话了,铺子要准备货了,这让她也是很着急上火的,自己手中现有的那些东西根本就不可能全部拿出来,加上何泽笙手上的一部分,根本就是远远不够的。

    她在头痛,要不要先弄些便宜的货来,可是想想若是现在就这么做了,坏了招牌,日后可就是很难翻身了。

    这些东西简直就是瞌睡了送来的枕头啊,因为苏楠要杀白汐的事,抢她的东西罗羽一点儿也不觉得有什么,看了放在里面的这封信之后就更加没有一点儿负担了,她甚至不打算告诉白汐这个柜子里的事。

    最重要的是她要尽快将这柜子里的东西拿走,因为她突然想起来前世里压根就没有听过有这么个银行的,这样的情况只有两种,一个就是外资撤走了,另一个就是被人给吞了,无论是那个,她都不想冒险,毕竟现在检查还不严格,只要拿着钥匙就能拿走里面的东西,等到日后可就是很麻烦的事了。

    罗羽提着颇重的包慢慢的往外走,并没有人上前来阻拦,之前送她进来的那位大叔等在通道的尽头。

    罗羽上车之后踢掉高跟鞋,兴奋的无以言表,包里的这些东西足够了,就算还差一些,那些金条可不是吃素的。

    只是这些金条自己还是不好处理的,交给何泽笙吧。

    罗羽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开车去了自己的铺子,敲开门,来开门的是何子鱼,这孩子今天的气色还是很好的。

    等到何泽笙打开看到是金条的时候还吓了一跳,他本以为罗羽这样的富家小姐也不过就是拿着自己的零花钱做点儿生意玩玩的,他都有点儿后悔自己把规模给弄的太大了,若是当时没有一起装修的话还能租出去,可是现在已经弄到一半了,再租的话就要重新调整了。

    “没事儿,何叔,这是我以前攒下来的,留着的话也没什么用,这个你就放心拿着,你只要把店给我弄好了就行。”罗羽见他神色变幻颇为大气的说道,然后顺手拉过自己的包,从里面拿了个盒子出来,打开哗啦啦的倒了不少东西出来。

    其实这些都是刚从银行里拿出来的,罗羽本想直接提着包就来的,只是想了想这也太随便了,或者还会让人怀疑自己这些东西的来路,就在来的路上去买了个盒子,是专门用来装首饰的那种,看到这些东西,再看看罗羽那一脸无所谓的模样,何泽笙都快跳起来了。

    “小姑奶奶也,你还真当这些东西是弹珠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百合小说种草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h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