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 4)章 谜底

小说:纯粹(书坊) 作者:txt下载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刚到厉北,我家都没回直接跑去了画廊,画廊已经让萧然整理修缮的差不多了,在基础上稍做了些体现他个人特色的改动,但是基本上保持了原有的格调不变。

    我找了一圈没见着他的人影,顺着画廊走去后院,一看,我们萧大帅买了一个新的像摇椅似的吊床,正在那树边上忙活呢。

    我走过去轻咳两声,他回头眼神像是被火点亮了似的,起身一下蹿到我身边接过我手里的袋,一脸的笑简直是落英缤纷,“怎么风尘仆仆的?”

    “我还没回家呢,直接来这儿了。”我径直朝吊床走过去,他把东西放在石桌上,又在那树边上弄了两下,然后眉毛一挑,笑容又暖又温柔,眼里都是满的要溢出来的暖和温柔,他拉着我的手,“试试?”

    我坐上去还跟以前的那个一样晃晃悠悠的,坐了一天的车,我有点累了,倒在里面,他站在我身侧,“怎么样?舒不舒服?这个吊床比以前的那个大很多还很软,而且很耐寒,冬天你要是还想在这儿,我就在旁边给你弄个篝火堆,这样也不会冷。”

    我听他这么说笑他,“是不是还要找一群人来围着篝火唱个歌跳个舞什么的?”

    他认真地摇摇头,“就咱们俩,我买小玉米拿回来烤给你吃。”

    我伸出胳膊,大帅把我给拽起来,我也拉着他的手,“你也来试试?”

    “这个……吊床承受不了那么多的重量吧?”他担忧地看看连接吊床的那两棵树。

    “没关系,我很瘦的你也那么瘦……”我见他还犹豫给他下最后通牒,“大不了我们一起摔下去。”

    我往吊床的一头移动给他腾地方,他紧紧的抓着我的手生怕我作死翻下去,“你别动小心掉下来,我试一下看吊床能不能承受住我的重量,你别乱动。”

    萧然慢慢的上来半躺在吊床里,我还在他的腿边不敢乱动,他朝我伸出手,“纯粹,过来。”

    我小心翼翼的爬过去,倒在他的怀里,他瘦削优美的下巴就在我的头顶,双臂圈着我,我搂着他的腰,我们两个被吊床紧紧的裹在一起,像一只蛹。

    我听着他清晰快速的心跳,平视望到深秋的天尽头,萧然也直视这苍灰色烟云,时间都悄无声息的静下来,我想这一刻我们的目光穿过云端的风虽然奔向的是相反的方向,触及也不是同一片天空,但心底会是同一种风景。

    又快到冬天了啊,落叶都变成了深褐色,掉下来砸在我的头发上再被风卷走,天色慢慢暗下来,萧然忽然在我头顶轻声叫我,“纯粹。”

    “嗯?”

    “我想到一个词。”

    “什么?”

    “天荒地老。”

    ……

    这叫无悔。那天,我们断断续续,前言不搭后语的说了很多话,没有风花雪月,没有人生哲,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我却生平第一次感觉满足。

    一夜好眠。

    我大厉北的早上啊,小凉风儿嗖嗖的把人吹得精神抖擞掉一地鸡皮疙瘩,真不愧是一场秋雨一场寒,我没看好天气蹦跶的下楼,一看这情况又钻回窝里加了件衣服。

    在小区里巡视的保安大爷只穿了个长袖衬衫绕着花坛跑圈,看我穿着大衣从楼口出来跑过来笑话我,“哟,小叶(za),年轻人不都讲究美丽冻人的嘛,你怎么穿这么多啊?”

    我冷的直打哆嗦,“大爷,您精神矍铄,老当益壮啊!”

    他一听眉开眼笑的,我都看出来了,面上只是笑眯眯的,其实心里可乐了,“上班去啊?小跑着去车站吧,我送你,跑一下就不冷了。”

    我立刻点头,好主意啊,然后我就穿着我的寸小高跟和大爷一起跑去了车站,冷倒是一点不冷了,就是到了书店我差点没一冲动把这矫情的鞋给扔了。

    萌娃,蜜桃,梨花,小龙女今天整整齐齐的都在,龙矞希同没在,估计他在忙着指导别人相亲。

    蜜桃一反常态对我甜甜的笑,磨蹭到我身边,“纯粹姐,那个……对……”她回头看萌娃一眼,想说什么又没说。

    我有点蒙,看看梨花,梨花似乎也是屏息凝气的站在萌娃旁边看着,蜜桃又转回来看着我,眉头微微皱着,那鲜嫩欲滴的小脸蛋儿红红的像只熟透了的水蜜桃,表情叫一个决绝,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对不起,是我不对,我不应该因为你有别的男朋友跟你发脾气。”

    我是真的蒙了,萌娃和梨花还一起微笑,孩,你们干嘛呢?你们纯粹姐什么时候有别的男朋友了?我就萧然这么一个男朋友,说的好像我劈腿了一样。

    “但是你为什么不和我哥在一起,明明就是绝配嘛……”蜜桃不大声不小声的嘟囔,后面那俩人登时对着翻了个白眼。

    萌娃走过来拉过蜜桃,她靠在他身边垂着头乖乖的样,他看着我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看见他笑的这么正常我才稍微清醒了一点,他跟我解释,“纯粹姐,其实她是舍不得你走。”

    蜜桃一把推开他,瞪他一眼,边绕着弯的走开边愤愤地喊,“我没有,我才没有!谁舍不得她了!我才没舍不得她!秦开,你少给我胡说八道!”

    萌娃这家伙冲我笑嘻嘻的眨眨眼,跟着蜜桃往后面走了。

    小龙女从楼上下来,梨花妹妹看他一眼,笑意染上一对乌溜溜的眸,他们两个人身上这除了大小号其余都一模一样的前短后长的藏青色丝质衬衫一下让整个书店都亮了不止一个调。

    我觉得有意思,我还没和谁穿过情侣的衣服呢,可能是我觉得很美很好就不自觉的笑了,小梨花冲我温柔的一笑,“纯粹姐,你先忙,我等下再过来。”

    “好。”我点点头,她就走了。

    小龙女随意地站在楼梯口那落地窗前,手放在裤兜里,发型还是那么我行我素,我走到他身边站定,“怎么?有什么话要说?”

    他看我一眼,眉宇间都是散漫不羁的神态,却很温和,“你非走不可吗?”

    我垂下眼,半晌,深吸一口气然后点点头。

    他看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车辆,我与他并肩也看着这密集的车流,明亮的落地窗上映出他的脸,面上一丝浅浅的笑意。

    “叶,你现在站在密集的车流前还会害怕吗?”

    “会,不想死所以怕死。”

    他轻笑,不知道在思考什么过了一会儿忽然问我,“你知道一言是什么人吗?”

    我点点头,“他的光环我已经知道了,我佩服他活得那么清醒。”

    “你活得也很清醒。一言也清醒,你们都是因为清醒了所以可以若无其事的装糊涂。”他说完盯着我的脸慢慢的勾起嘴角。

    我傻笑,小龙女他是大老师啊,我没化,听不懂他说的话也很正常。

    “一言的光环你都看见了,那你知道秦开,陶薇,吕苏是什么人?你知道我是什么人?你又知道老是什么人?”

    我仰头向上望着窗外高远无垠的天空,未知的终于要走完了,谜底终于要揭晓了吗?等了这么长时间终于要揭晓谜底了,我一直都当这几个人是一个谜,现在他们就要被当做真相摆在我的面前了。

    我等着他往下说,他还是目视前方,神色温和,语气温和,“临西市有四大家族,冷家、秦家、陶家,东方家,秦开和薇薇两家是世交,我这么说你就懂了吧。”

    “你不要以为现在这个时代还分家族这种说法很江湖很搞笑,我们不生活在那个圈里,我们对这些不感冒,但事实就是这样,它跟厉北这种拥有造血干细胞,随时都能造出新鲜血液的城市还有不同,那里都是土地生根的家族企业,关系脉络很复杂,就算秦开不喜欢薇薇,薇薇也根本不爱秦开,最终他们也会在一起。”

    我迅速领会他话里的意思,“也就是说,他们考来同一所校,念同一个系在同一个班又都在你的书店,就是他们的大家长在想方设法的给他们创造机会,培养感情,免得以后影响到两家的合作?那他们就不怕他们在一起再分开吗?”

    他目远眺,放松眼睛,收回目光转过头看我一眼,笑了,“怎么会?你看不出来秦开很喜欢薇薇吗?他很懂事,他会陪着薇薇直到她也长大。”

    我呆呆的看着街道两边的树,深褐色的枝桠上面挂着一点水分都没有的树叶,干巴巴的随风哗啦啦的发出让人讨厌的声响,我的心都一阵黯然,盯着他身上的衣服,“那你呢?”

    他认真地看我一眼,脸上的笑容依旧灿烂,还带上灼灼的温,“你不用看我,我可没那么大的包袱,我爱的人都是真的爱。”

    “苏苏家是经商行医的,原来国内最大的制药科研基地是荣风汇远的,但荣风汇远早几年就宣告破产,那基地就改姓吕了。”

    我一想这不对的上啊,老师!我有一个问题,“我记得我刚回来的时候钟启带我去过一个小区,他说那小区是荣风的,荣风汇远、荣风商业地产,怎么回事?”

    “那不是同一个,荣风汇远是荣风汇远,荣风是荣风。”他低低的笑起来,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笑话,“苏苏有一个表姐叫吕媛,因为只有苏苏一个人有继承权,她表姐一气之下报考表演专业进了娱乐圈,也算是风生水起,那个女人盛气凌人刁钻蛮横,楞是被苏苏给生生感化过来了。”

    我也笑,我绝对相信小梨花有这个能耐。

    这个书店藏龙卧虎我是早有预感的,可没想到,他们的身份如此让人难以想象,我心头微微叹息,他们几个能在你的书店里安心的给你打工,你是什么样,钟老是什么样,我不用想不用猜,我想不到也猜不到。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百合小说种草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h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