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薰衣茶完|第十章(全文完)

小说:明若晓溪小说 作者:明晓溪

    .

    第十章

    清晨。

    浑身酸痛疲惫的薰缓缓睁开紫罗兰色的大眼睛,他的四肢松软无力,雪白的床单映得他的肌肤像堕落天使一般诱人。

    仿佛是一场激情四溢的绮梦他记得薰猛地睁大眼睛,从床上弹起来

    醒啦。

    小泉贼笑嘻嘻地盘腿坐在床上,邪恶的双眼一闪一闪。

    薰惊忙看著她:小泉,我昨天

    小泉做抽泣状:呜~~~~~你兽行大发,强暴了我,可怜我这纯洁的少女~~~~呜~~~~~

    薰涨红了脸,捉住她的肩膀:对不起,我我伤害了你

    小泉趴在他的肩头,忍笑忍到内伤:呜~~~那你准备怎么办嘛

    薰抱住她,郑重地说:小泉,我们结婚吧。

    结婚

    小泉险些呛死,一口气叉住,咳嗽得面红耳赤

    薰连忙拍著她的后背帮她顺气,但一颗心慢慢沉下去。他做错事了,他伤害了她,她会不会不原谅他一想到这种可能,他的面色开始苍白,手足变得冰凉。

    小泉终于缓过气,跳起来站在床上怒视他:你刚才说什么

    结婚。

    她怒目圆睁,居高临下地怒喝:薰你有没有搞错只要跟人上了床就要结婚吗要是你自愿地占了人家便宜也就算了,可你是被人下了药啊你也是受害者呀,怎么可以怎样没原则地就要结婚呢

    她辟里啪啦指责得他头晕晕。

    薰双眼迷茫。

    小泉咬牙切齿:如果昨天不是跟我,你随便拉到个女孩子,就要跟她结婚吗她又冷笑,如果你是被那个小蝴蝶强暴,也要跟他结婚吗

    薰忽然轻轻笑起来。

    她气不成声:笑你还笑你这样很容易让人骗到懂不懂

    薰伸手将她拉下来,抱住她气忿挣扎的身子,笑著说:我被你骗到了,你不开心吗

    小泉怔住。

    薰轻轻说:你不把我送到医院,不就是想吃掉我吗现在却又在饮飞醋,跟橘子周刊小泉记者精明强干的形像很不相符啊。

    她瞪他一眼,笑:乱讲。

    咦,他好像变聪明了。

    她捅捅他的胸口,问:喂,如果你被别的人吃掉了,会怎么样

    嗯。他想一想,我会去死。

    小泉惊得头发竖起来:拜托你有没有搞错去死你是什么时代的古董哪有男人因为这种事情去死

    薰的眼神很安静:如果我的身子脏了,就再也配不上你。失去你,我宁可去死。

    她瘫倒在床上,有气无力:算了你不要再跟我说话我已经气死了

    薰趴过来,眼睛像小雏菊一样可爱:所以

    小泉听。

    你要保护我,做我的天使,不要让我有失去你的机会。他轻轻吻上她的唇,我就会是世上最幸福的人。

    她叹息著也吻上了他。

    为了他,她会化身恶魔,也会化身天使。只要他会幸福。

    当然只能跟她幸福地在一起

    嘿嘿,这一点是很重要的

    亲吻中,小泉的眼睛在闪光。火焰小魔女秘传必杀技为了幸福可以耍点手段啊不过,请注意,要掌握好手段的分寸哦。

    日子甜蜜地过去。

    小泉觉得自己天生就应该是薰的女朋友

    因为,她和薰实在是太合适了

    简直是工作娱乐两不误。

    娱记本来就要追逐明星的脚步,她可以堂堂正正明目张胆地和薰出现在一个场合;有了和薰特殊的关系,从薰那里拿到独家新闻和内幕自然变得易如反掌,嘿嘿,当然是经过薰同意的。

    而且,在她的长期耳濡目染下,薰渐渐地对记者也不再那么排斥,回答无关的问题时,态度温和了许多。这些改变,使他在媒体的出镜率和好评度大大提高,在公众中的人气也愈加旺盛。

    小泉也习惯了薰在人前人后的不同形像。

    那个冷漠的漆黑眼珠的千夜薰是大众偶像;那个紫罗兰大眼睛,笑容纯真可亲的薰是她的亲密男友。啊,她爱死了这种感觉薰,可爱的薰,只是她一个人的薰。

    小泉舒服地窝在客厅中的沙发里看电视。

    薰的声音从厨房传来:小泉,你饿不饿,要不要先吃些点心

    她拿著遥控器换台,喊著:我不饿。你累不累呀,我来做饭你休息吧。

    一句话让薰的心甜蜜蜜,切菜的手也温柔起来:我不累。我喜欢做饭。

    这边小泉的嘴巴笑到耳朵根,嘿嘿,他真的很好哄嘛,只需要简单一句话就可以让两个人都幸福。因为她其实有些懒

    电视中的画面飞快闪过。

    小泉边看边摇头,最近娱乐圈都没有什么爆炸性新闻呢,说来说去无外乎哪个明星可能有整容,哪对新人可能在拍拖,大制片可能会力捧某新星,一点有意思的都没有。

    唉,看来小泉如果不用心工作,八卦界是会很寂寞的呀

    偷笑著,她换到了爆集团制作的娱乐爆道节目。

    爆集团和橘子集团一向竞争激烈,爆周刊同橘子周刊打擂台,娱乐爆道与橘子鲜闻拼收视,两家抢新闻抢到头破血流。爆集团凭借狠辣无情、无风起浪的作风,在传媒界牢牢占据一席宝座。

    娱乐爆道的主持小美一脸神秘兮兮外加兴奋的表情,让沙发中的小泉提高了兴趣。

    一些旧照片。

    一些旧录影。

    小泉僵硬地坐直了身子。

    镜头前,小美的表情恶毒而嘲讽,她拿著一些旧报纸指指点点小泉屏住呼吸。

    她下意识地朝厨房张望一眼,听到薰正在里面快乐地哼歌。

    她啪地一声将电视关掉。

    坐在那里发呆。

    薰听不见客厅的动静,扬声问道:小泉,怎么不看了节目很无聊吗

    小泉扯著自己的红头发,咬住嘴唇。怎么办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她一时间满脑袋糨糊。

    这一刻客厅的电话疯狂地响起来

    薰的手机疯狂地响起来

    突兀的铃声让宁静的空间顿时嘈杂不安起来

    小泉浑身一激灵,扑过去将电话插头扒掉,将他的手机关掉。她用脚指头想也知道,这些电话的内容将会是什么。

    薰奇怪地擦著手从厨房出来:小泉,出什么事情了吗

    她的神态真的不对劲。

    小泉站在客厅中央。

    她瞅著薰,终于下定了决心。这种事情是无法隐瞒的,那么,就让她和他一起去面对吧

    她开口:薰,你听说过千井森吗

    薰的面孔骤然苍白。

    惊天耸人大内幕

    爆周刊独家头条披露超级偶像巨星千夜薰不为人知的荒唐出身。

    有事实证明,千夜薰就是十年前轰动一时的千井集团总裁千井森包养情妇绯闻中成为焦点的私生子千井薰。当年,一向行为严苛作风保守的千井森被揭露出在外另有小公馆,顿时让舆论哗然。更何况,他的情妇柳原是酒女背景,且已为他诞下一子。国内本重子息传承,千井森的夫人与他婚后数年只有一女,未来千井集团的归属立时变得有趣起来。

    当时各方媒体倾巢而出,将情妇柳原的过往、打探得一清二楚。在挖掘过程中,记者们突然发现柳原还有一个交往甚密的地下男友石海,而薰究竟是否千井森的血脉,是否柳原为绑住千井森分割家产而玩弄的花样,立刻变得扑朔迷离。

    最后,舆论的方向渐渐统一。柳原是无耻的女人,为攀附富贵不惜将别人的儿子污在千井森头上,而千井森只是有些糊涂的心软男人。

    柳原成为万众指骂的焦点,没多久割腕自尽。薰被送进孤儿院,几经辗转,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从来没有人将红透天边的千夜薰跟那个丑闻中的小男孩联想在一起。

    千夜薰

    千夜薰

    偌大的停车场被记者们挤得水泄不通,有的记者跳上了旁边汽车的车顶,有的记者宁可被挤成人干也要冲到最前面;闪光灯像深夜雷雨中的闪电,飞快爆闪让人眼晕;摄像机离千夜薰的脸只有半尺距离,话筒在千夜薰身上捅来捅去。

    爆周刊的记者平川声嘶力竭地大喊:千夜薰,你认为你究竟是不是千井森的私生子

    千夜薰一把推开他,冷硬著面容向他的宝马走。

    记者们死死堵在他面前,与众保安展开肉搏战,喊叫提问著:千夜薰你会不会要求同千井森做dna亲子鉴定

    你会不会控告千井森恶意遗弃你

    据说千井森否认和你的关系,你有何感想

    你会要求继承千井集团的产业吗

    你会和千井森对薄公堂吗

    千夜薰眼中怒潮汹涌。

    他强自握紧拳头,克制欲打人的冲动众保安在记者中杀出一条血路,护卫著他来到宝马车前。

    眼看千夜薰就要离开,这场围攻又要无功而返,一个新出道的小记者焦急中口不择言:喂,千夜薰,你母亲为攀富贵不择手段,硬说你是千井森的儿子,你有没有为这样的母亲感到丢脸

    此话一出。

    满场诡异地寂静。

    千夜薰仿佛被冻僵了。

    众记者不敢喘气,每双手紧紧握住话筒照相机摄像机录音器千夜薰慢慢转过身,漆黑的眼睛黯不见底。

    你去死

    他的低吼像狂狮的咆哮,顾不得多想,甩手将掌心的东西向那个记者砸过去

    哎呀

    小记者捂住额头,一股鲜血从他指间淌下。

    当

    一串钥匙染著血迹跌在冰冷的地上。

    众媒体记者哗

    然。

    超级偶像巨星千夜薰公然殴打娱记

    窗外天色渐晚。

    薰倚坐在落地窗前,望著大门的方向。

    因为发生了打伤记者的事件,美皇公司让他回来先避避风头。

    他很早就回到了家。

    她却迟迟没有回来。

    薰望著窗外,紫色的双眼满是忧伤。

    他知道她在忙,不会回来那么早,可是,他现在拚命地想见她;他想抱住她,不,他想让她抱住他,让她安慰他。

    他想见她。

    他的心在等待中逐渐焦乱。

    小泉,她在哪里

    她知不知道他在等她

    橘子集团。

    小泉撑住桌子,瞪著钟无颜:你必须帮我

    钟无颜冷笑,翻翻桌面上的东西:小泉,是什么让你觉得可以一而再地威胁我。

    小泉想一想:不是威胁,是因为我信任你

    钟无颜好像听到了世上最大的笑话:哈,信任你凭什么信任我,我也不需要你的信任。

    其实,你根本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恶劣,小泉盯紧她,否则,你脸上就不会有那道疤。

    你可以走了。

    小泉有点生气了:喂,你能不能帮帮忙这对你有什么伤害满街的报刊杂志讲的都是一样的话,橘子周刊跟它们说得不同,对于提高销售量不是大有帮助吗

    没错。钟无颜点头,可是,你给我的资料都是捏造的,登出来会让集团吃官司。

    小泉咬牙,天哪,她的老板未免也太厉害了。这份医检报告,任谁看都发现不了破绽,她居然不对呀小泉眨眨眼睛:你为什么说我是捏造的

    钟无颜靠在椅子上,黑暗将她全身笼罩。她幽幽地打量著小泉,半晌,忽然说道:我也派人找过石海。

    小泉张大嘴。

    钟无颜笑得很冷淡:他是很有问题,但不论怎样威胁引诱,他始终一口咬定千夜薰是他的骨肉。虽然

    小泉接下去:虽然有知道内情的人透露,石海根本不能让女人怀孕。这一点最气人她的直觉告诉她,肯定是有人暗中给了石海高价,使他拒不接受dan检验,也不肯说出实情。所以她万般无奈之下只有想出下策。

    钟无颜冷笑:石海会跟你到医院,证明他天生没有产生精子的功能太荒唐。

    小泉沮丧地说:是。这份医检报告不是石海做的。

    钟无颜冷冷打量她。

    这个做事不择手段的小泉,果然跟她年少时很像。

    不过小泉挺起胸脯,我也不是凭空捏造的,我有想过后果。如果石海站出来反驳,就必须用新的医检报告来推翻这张可是

    小泉得意地笑:嘿嘿,哪怕他再做一百次,跟这份的结果也一模一样。

    钟无颜挑高眉毛。

    小泉坐进椅子里,眼睛一闪一闪:保护薰,可是也不能弄巧成拙,我当然知道告诉你,我分别找了两个妓女,让她们分别用自己的方式取得石海的新鲜精子,我拿去医院分析,做出的结论一模一样,两份精子的dna也一模一样。

    一抹笑容忍不住袭上钟无颜的脸庞,她低声笑:小泉,你果然很有办法

    小泉看呆了。

    微笑的钟无颜居然显得那么年轻、漂亮,她究竟有多大呢想一想,哎呀,她好像才二十九岁而已。

    小泉摇摇头,把思路转回正题上:老板,怎样,现在同意发我的专题吗

    钟无颜仍在沉吟。

    小泉拍拍胸脯:相信我我什么时候捅出过篓子如果有什么麻烦,只管推到我身上

    钟无颜望著她,终于淡淡一笑:好,答应你。

    小泉欢呼著跳起来,挥舞著双拳:呀成功了

    边笑边朝办公室的门冲去

    手放在门把上,小泉忽然转过身,对暮色中的钟无颜深深鞠躬:老板,谢谢你。谢谢你派人去找石海。

    钟无颜挥挥手。

    望著合上的门,她轻轻拂上脸颊的刀疤。

    活力四射,可以为爱人拼尽所有的年少时代,距离她已经那么遥远

    夜幕深垂。

    窗帘被风扬起。

    薰蜷缩在落地窗旁,双眸中的紫色已经暗淡。

    他一直在等她。

    她一直没有回来。

    他有些心慌,她是不是也跟别人一样在嘲笑他,觉得他的出身像个小丑。是,他不知道他的父亲是谁,当时他的母亲总是哭,哭著责备他为什么要多嘴,可是,始终没有说他的父亲是谁。

    他不想知道他的父亲是不是千井森,只想让这一切都过去,让逝去的母亲不再受到打扰,让他和小泉能够平静地在一起。

    可是,小泉连著三天没有来过了。

    门锁有响声。

    薰屏住呼吸

    开门的声音、换鞋的声音、然后是她的声音

    薰你在家吗

    薰闭上眼睛,她回来了,夜风仿佛卷来清新的甜香。

    小泉望著窗边像小男孩一样蜷缩著的薰,放下手里的东西,叹息著走到他跟前,拍拍他的肩膀:你怎么在这里呢也不开灯。

    薰瞅著她:你回来了。

    废话,我不回来你会看见我

    小泉打量他,咦,他跟平时很不一样呢。眼珠子转一转,她伸出双臂薰,让我抱抱你好不好

    靠著窗户。

    她抱著他,轻轻地晃啊晃,有种奇怪而温柔的节奏。

    薰在她怀中,温暖得想要睡著。

    你今天发脾气了,把人家小记者的脑袋打破了啊,小泉笑著叹息,你真的很会惹麻烦,千井森的事情还没有告一段落,又冒出打人事件。

    薰的声音僵硬:你在指责我吗

    小泉将他抱得紧些,轻笑:对呀,你是个闯祸精,一大堆难处理的麻烦事。

    他挣扎著要离开她。

    她凑到他耳旁,笑嘻嘻:不过,我喜欢。

    他怔住。

    难度越高的事情,越能显出我火焰小魔女的通天本领她吻著他的耳垂,笑,而且,越能显出我对你有多重要,我对你有多好。

    薰:小泉

    她吻下他的脖颈:薰,如果千井森真是你的父亲,你会怎样

    我已经不再需要父亲,没有父亲也活了许多年。他握住她的手,父亲的意义不在于我,而在于我的母亲,他是她的生命。

    小泉点头。

    薰望著她:你,也是我的生命。

    小泉摇摇头:我是保护著天使的小魔女。

    天使可以吻魔女吗

    不可以。

    因为魔女饿了。

    我去做饭薰跳起来。

    小泉拉下他。

    魔女饿得想吃掉天使。

    薰脸红了。

    小泉扑过去,将他扑到在地板上开始蹂躏

    咳,纯情的姐妹们还是非礼勿视好了

    翌日。

    橘子周刊公布出在千井森情妇丑闻中,扮演举足轻重角色的石海的医检报告,证明石海根本没有让女人怀孕的能力。千夜薰是柳原和石海所生的谣传不攻自破。

    石海曾经愤怒地扬言要控告橘子周刊在没有得到他允许下,公开他的,但后来不知为什么又没有了动静。据消息灵通人士分析,他既然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在同橘子周刊的私下沟通中又取得了些好处,便很识趣地选择了沉默。

    千夜薰打伤记者事件,也沸沸扬扬了一段时间。

    后来,千夜薰向被打伤的记者支付了医药费营养费,并解释当时心情处于极端恶劣状态,且许下该记者所在的杂志可以获得跟随拍摄最新mv的资格。于是,一场纠纷也在大家的通情达理中烟消云散。

    小泉放下电话,瞅一瞅旁边弹著吉他的薰:你知道是谁打来的

    薰淡笑,那个人已经托人找过他很多次,他已经表示得很明确。

    千井森说想见你一面。

    让他打开电视。

    小泉笑:喂,你真的不准备认他

    薰的手指在琴弦上拨弄:石海与我无关,不代表他就是我的父亲。

    他想做dna亲子鉴定。

    让他自己去做。

    小泉伸出大拇指:棒薰好帅呀

    就应该这样嘛,当年都不调查一下就扔下薰和他母亲,任凭薰在孤儿院长大,真冷血。如今发现薰可能是他儿子了,又巴巴地凑上来,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夜空缀满了星星。

    薰的眼睛是最美丽的紫色星辰。

    他弹著吉他,温柔地对小泉说:有一首歌,我想唱给你听。

    她跑过去,躺在他腿上。

    我是一个夜间行走的人没有星没有灯没有人理会我的笑容面孔逐渐僵硬慢慢冷漠如冰爱人啊我在寻找你的眼睛给我一个方向我要在你身旁做个孩子笑给你听哭给你听我要在你身旁安静的睡去不盖被子等你为我掖上被角我要做很多坏的事情你只是生气告诉我那样不好却拿我没有办法在你身旁我想变成个孩子听你的话让你爱我永远不离开我爱人啊不要放开我不要让我做回夜间行走的人美妙的音乐。

    美妙的歌声。

    美妙的夜空。

    还有美妙的薰。

    小泉微笑著睡去她的红发散在薰的腿上,耀眼而明亮,恍惚间有天使的光芒

    全文完。

    & type""&

    20:5 创建于

    var "";

    &&

    & src"http:cpro...js" type""&&&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百合小说种草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h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