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军服十部全_服分节阅读_355

小说:惩罚军服十部全 作者:风弄

    .

    随口问。

    “四点七七三洛克点。”

    “嗯,答对了。”卫霆满意地点头,又提出下一个问题,“那麼,假如从第五空间直接跳到第一空间呢怎麼样去确定座标参数的调整方程”

    “这题目不可解。你今天是过来找我复习功课的真叫人恼火。”

    艾尔微微抱怨著。

    卫霆大剌剌地,拿著毛巾乱擦乱抹,把眉毛头发蹂躏到一团糟,他实在看不下去了,抢过卫霆手里的毛巾,叫卫霆坐好,亲自帮他擦。

    “脖子转过来。”

    “哦。”

    白毛巾伸过去,轻轻拭著湿漉漉的后颈窝。

    可能是感到舒服,卫霆像猫咪一样微微眯起眼睛。

    “你可真会出汗。”

    “我不像你,整天待在有温度调节器的地方。上个学期选修的古代文学课,课文里有一个什麼夏不生津,肌肤如雪的贵公子,我读的时候就想到你。”

    “你把我和古代的娘娘腔联想在一块嗯”

    卫霆忍不住笑了,笑得有点顽皮,雪白牙齿露出一点,仿佛瞬间点燃了房间里的太阳。

    艾尔感到所处的空间忽然就变亮了,有点目眩,很想做些什麼,把这阳光永久地保存在自己掌心里。

    “我看,”艾尔重拾了从容,“你已经忘记今天是什麼日子了吧”

    “没有,我记得,”卫霆说,“是你的生日。”

    看他这麼迅速地说出来,应该是有放在心上的。

    艾尔感觉挺满意。

    “生日礼物呢”

    “没礼物。”看见艾尔似乎又要不满了,卫霆赶紧说出下面一句,“但是我攒了点数,今天请你。吃饭,或者游乐场什麼的,都算在我帐上,怎麼样”

    他把信用证明从口袋里掏出来,大方地交到艾尔手上。

    艾尔看了看,上面的点数还比不上自己卡上的一个零头。

    但是,应该是卫霆节衣缩食了一阵子,才能积攒起来的数字。

    突如其来的心里一阵烫贴,这辈子,好像从来没有收过这样好的礼物。

    艾尔拿著信用证明,感动的同时,又感到一丝恼火,“你的生活补贴都是来自军校每年的奖学金,哪有空余这阵子有好好吃饭”

    “二十岁,也算大生日吧。”卫霆耸耸肩,“当然我不会蠢蠢的让自己挨饿,我课余时间去厨房义务帮忙,所以每次厨房有多出来的饭菜,大妈都会给我一份。我的好兄弟伍德,他把他妈妈专门为他晒的鱼肉丝,拿了一半给我。”

    “我可以转一笔点数到你帐上。我知道怎麼做,不会让别人追查到源头,就伪装成你认识的某个长辈,或者,伪装成孤儿院那边给你的资助”

    “说了多少次,不需要。我又不缺钱。”

    整天去厨房干活,就为了有一份不花钱的饭,这也叫不缺钱

    艾尔在心底默默讨厌著卫霆的倔强。

    如果卫霆愿意接受他的帮助,那麼他们之间的关系,很自然地就更进一步了。

    可以,再亲密一点。

    艾尔把想法藏在心底,没有再说什麼,这个问题已经说过好几次,卫霆也拒绝了好几次,继续纠缠,只会让小猫敏感地跳起来,飞快逃走。

    “喂,想一下今天的节目吧。”卫霆也不想继续资助的话题,汗擦完了,室温也正好达到令人很舒服的凉爽,他推推艾尔的肩膀,“你生日,让你做主。我还是第一次和你过生日哦。”

    “第二次。”

    “咦”

    “去年我生日,你也在。”

    “咦”

    “大星际运动馆,”艾尔瞥他一眼,神情有点古怪,“自由搏击交流赛,男子学生甲组。”

    卫霆当然记得那一场比赛,只是没把那一天的日期和这个联系起来。他当时还并不知道艾尔的生日呢。

    当时也还没像现在这麼熟。

    卫霆张大嘴,像笑又不好意思笑,最后变成了嘴角可爱地抿著,结结巴巴地说,“我记得好像那天你是不是被我给咳。”

    “被你给打出一脸血”

    卫霆尴尬地摸摸头,“不好意思。没办法,我也是为了镇帝军校的名誉而全力迎战啊。”

    “不要紧。”艾尔表现地很大度,然后,慢条斯理地补上一句,“反正最后拿到冠军的人是我。”

    “嗯,你的侧踢真够狠的。”

    回忆了第一次“一起过生日”的热血场面,两人继续回到原话题,商量接下来的节目。

    可是,信用证明里储存的点数,要做够等级的娱乐,似乎有点困难。

    “可以到高级一点的餐厅吃一顿,”卫霆实事求是地衡量,“我们不用点太多菜,两个菜,应该够钱。”

    “我想吃乌比鱼。”艾尔故意逗他,说著十分昂贵珍稀的菜肴。

    “乌比鱼是乌鱼的一种吗”卫霆问。

    清澈见底的大眼睛,耿直地瞪得圆溜溜,认真的神态。看得出来,卫霆是真心想在今天好好满足艾尔的愿望。

    让人怎麼忍心泼他冷水

    艾尔放弃了捉弄他的打算,从容地改口,“把钱用在吃饭上,没有纪念意义。不如去看电影。”

    “电影”

    “我很少看电影。”

    “我也是。那就看电影好了。”卫霆自然听从寿星的安排。

    两人换了一身普通的衣服出门,混进满大街的普通人中,找到一间普通的立体影院。

    影院前门竖著很大的电子公告板,播报著当天上映的电影内容。

    艾尔和卫霆并肩站著,低声商量。

    “想看哪部”艾尔问。

    “我在军校看的通常都是课程演示片。你有什麼建议”

    “我平时不关注这些。”

    公告栏上回圈播放著五光十色的明星彩照,爆八卦的电影花絮,这些青少年很熟悉的东西,对於两个从小就待在军校的高材生来说,就像另一个世界的东西。

    似乎只能从片名上进行选择了。

    “花花小熊的历险故事”

    “幼稚了点。”

    “联邦美女爱乞丐”

    “花痴了点。”

    “钻进洞洞学烘焙嗯,这个好像蠢了点。”艾尔指著公告板右下角刚刚闪现出来的一则介绍,“这个怎麼样战车”

    卫霆正好也看到这个,觉得名字不错,点点头,“好像是说战争的,就这个吧。”

    两人商量好了,用卫霆的信用证明买了两张电影票入场,场内有普通座位和稍贵的双人包厢,考虑到这是艾尔的生日,不能太寒碜,卫霆大方地选择了宽敞舒适的双人包厢。

    艾尔啡色眸底流溢著微笑。

    他很少涉足这种平民娱乐场合,不过,在他偶尔赏脸光临的那些高级娱乐场合里,双人包厢,似乎都是提供给情侣的吧

    而卫霆显然没有想到这一点。

    真是一只什麼都不懂的小猫。

    走进包厢,卫霆满意地打量了一圈,“嗯,看起来环境确实不错,挺宽敞。”

    艾尔扫视著狭窄的空间,心忖卫霆所说的宽敞,应该指的是刚好可以坐得下两个人。

    洛森将军家尊贵的长公子什麼也没说,只是微笑,其实他才是最满意的那个,不需要宽敞,越狭窄越好。

    如果更狭窄一点,那就更好了。

    两个发育得非常好的男生挤进了双人座,灯光很快黯淡下来,电影开始了。

    看起来,他们选对了影片,战车说的是古代坦克战争中发生的故事,里面有军旅生涯,前线对抗,充满了战斗激情和士兵的热血,很合军校生的胃口。

    立体设备类比出坦克在崎岖山路上追逐时的颠簸,挨得很紧的两人就像坐在坦克车内,强烈的颤动带动著彼此紧贴的肩膀、大腿,隔著布料频频摩擦。

    前方大萤幕变幻著光线,艾尔别过脸,静静把视线投在卫霆的脸上。

    卫霆盯著萤幕,正看得津津有味。

    电影剧情在坦克的颠簸中渐渐推进,不但有正面对敌的斗智斗勇,也有战争另一面的脉脉温情,战友之间胜过亲兄弟的同生共死。

    夕阳西下的唯美背景,动人凄美的音乐中,激动人心的一幕出现了

    “他们,在接吻吗”卫霆愣了片刻,转头问艾尔。

    艾尔把自己偷窥的视线不动声色移开,扫了萤幕一眼。

    “是的。”他冷静地回答。

    “可是,他们是战友啊。”

    “战友不是很好吗至少共过患难,感情很真挚。”

    “这是什麼歪理”卫霆难以理解。

    “你在歧视什麼是觉得军人之间不允许有爱情还是认为男人喜欢男人就是变态”艾尔忍不住问。

    他尽量表现得很随意,仿佛只是闲聊。

    心田像被一头不识趣的牛拖著土犁在乱翻,也许不经意的,会翻出让他痛苦的血淋淋的东西。

    直觉灵敏的卫霆,感到艾尔的情绪起了变化。

    “我没有歧视什麼呀。”卫霆困惑地说,“只是没有见过男人和男人接吻。”

    “男人和女人接吻你见过”

    “嗯”在艾尔生日这天,欺骗寿星是不好的。卫霆犹豫了一下,凑过来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说,“我见过伍德和他女朋友在树林里接吻。这件事我只告诉你,你不要和别人说。”

    艾尔深邃的啡色眸子盯著他。

    在影院很暗的环境,卫霆的轮廓依稀带著光晕,艾尔可以清晰地描绘出他清纯诱人的唇形。

    可以闻到他身上发出的,乾净阳光的味道。

    猛然之间,冲动对自控力发起了高度挑衅。

    “你过来。”艾尔握住卫霆的手臂。

    原本就挨得那麼近,艾尔甚至不需用力扯,卫霆就到了他怀里。

    艾尔嗅著他脖间暖热好闻的气息,伸手拨开他额头垂下的几缕发丝。

    低头。

    离那张太诱人的唇,越来越近

    “从此在一起在一起亲爱的战友在一起”激昂的音乐毫无预兆地响起来,像潮水从四面八方涌来。

    震得包厢里的两人狠狠一弹。

    已经到了片终,别出心裁的片尾曲吓了观众一跳。

    立体座位随著音乐节奏,激情澎湃地上下颠簸摇摆,卫霆醒过神来,赶紧坐好。

    艾尔默默咒骂该死的导演和音乐指导,装作什麼都没有发生地转回去面对萤幕。

    片尾曲一停下,包厢里的dǐng灯全开。

    漆黑的影院仿佛瞬间暴露在人造太阳下,刺得人不得不微眯眼睛。

    有几个观众站起来鼓掌,向影片表达好感,更多的人则是离开座位,往出口走。艾尔和卫霆也离开包厢。

    出了影院大门,才觉得刚才这一段路,似乎太沉默了,怪怪的有点别扭。

    “觉得这片子怎麼样”艾尔找了个话题。

    “不错。”

    “什麼地方不错”

    “嗯。”

    “嗯是什麼意思可以说清楚点吗到底哪里不错”

    卫霆把两只手插到裤口袋里,低头看著前面的路。

    一直被艾尔锲而不舍地追问,找不出具体答案的卫霆,只好说,“片尾曲不错。”

    艾尔的表情,就像生吞了一只鸵鸟蛋。

    在心里咬牙。

    笨小猫,你就是只笨小猫。

    也许,卫霆很多年之后会知道。

    上元1747年,他节省下夥食费,辛辛苦苦攒了信用点数请某人看电影,那家夥却一直在心里嘀咕著笨小猫,笨小猫,笨小猫

    值得一提的是,那部战车的导演,某一天正为下一部新片的资金四处奔走,焦头烂额时,得到了一笔金额巨大的资助,慷慨的匿名资助人给他发了一张电子支票,和一封邮件。

    邮件上只有一句叮嘱新片的片尾曲,请务必轻柔浪漫。

    完 &dd&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百合小说种草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h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